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cp20在E48有5张这个,找戴岩融帽子的妹子拿(也就是我)

给佐伯大地的礼物,也给我爱的岩融

另一个小手冰凉

本文收录于往事之外,作者没什么想说的,真没什么想说的,噎住了。祝食用愉快。另:1.安总大法好2.辰辰最好了

“老板娘,我想正式战队向提出退役申请,时间是本赛季末。下半赛季我会和配合战队确定新的牧师人选。具体的情况我们可以过年之后坐下来谈。”

长长的选手通道阻隔了两个世界,走廊的一端是还未散尽的狂欢,第十三赛季的全明星刚刚在炫目的灯光下被宣告结束,对大多数人这意味着半个赛季的结束。主持人已经提前道了新年快乐。而在走廊的另一端,有些人的征程还远未结束。在走廊的当中,有些人却要为这个旅程做结束的准备。

陈果怔了一下,“啊,好。先过年先过年!过完年我们再仔细讨论。”陈果在过道里站了一会儿,直到电话响起。她以为自己能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并且以为自己已经在脑子里模拟过所有可能的场景了。但是当安文逸把她截在选手通道的时候,她还是没能做出最冷静的回应。

罗辑和安文逸,这两位迟早是要走的,陈果心里有数。但是当这位曾经被自己百般嫌弃的牧师真的选择退役完成学业的时候,自己心里,又突然放不下了。

趁着过完年,安文逸先与学校取得了联系,之后赶在最晚归队时间前回到了战队。

说得不风雅些,当安文逸的屁股再次沾上了熟悉的椅子,再一次刷卡登录,习惯性地看着账号卡的数据面板时,他突然回想起几年前那个惴惴不安,做着噩梦,数着转会窗关闭倒数日期的自己。

当安文逸和战队剩下的人说明自己的意愿之后并没有引起很大的波澜,大家像是心知肚明一样,这个大学生必定会在这个地方和他们走上不同的道路。

“反正你自己也保重,那个啥要是有空带包烟回来孝敬一下老夫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论如何,离别的消息永远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一屋子人就是想说再多的话,憋来憋去的,最后倒是让老魏给总结了。“带烟回来老板娘肯定会说我,但是回来看看的话,我大概会的。”

完了,这小子是不是要退役了,不太正常?魏琛目送和陈果一起谈协议的安文逸出了训练室的大门,只好摇摇头继续关注公会的事情。不过没过一个小时,陈果便和大家确认,那句话并不只是什么说说而已的客套话。

“小安给战队投资了,说是考虑了兴欣近几年的发展形势然后计算过的数字,如果投资的话能赚,而且他说,‘希望里面的百分之五十都可以用在小手冰凉的后续开发上面’,所以现在他也算是兴欣的股东了。账号卡万一有什么重大的变动他有一定的决定权。”就算兴欣早就不缺什么赞助和投资,但是拿到这笔投资,陈果总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靠,猥琐不猥琐?都要退役了还记挂着账号卡,当初亏得我给他打了两千!”魏琛噌的一拍大腿。“唉,关榕飞我刚刚告诉他了,他已经催着问什么时候能拿到投资款了,说是他早就给小手冰凉想好了装备更新的方案,就等着把材料搞齐呢,还差几样说不定要去买。”陈果不知怎么去安慰一脸我的两千块啊的魏琛,只好把该汇报的都汇报完。

另一个房间里的安文逸此时并不知道自己和2000块,和训练室的喧闹有什么联系。他是整个队伍第一个用上全银装备的人,在自己饱受诟病操作不过关的时候,战队交给了他一张最凶残的牧师账号卡,纵使再讨厌不理智,他不可能不承认他没有被感动,当时的他,愿意用决心和努力回报战队。

 

 

 

现在,以及未来,让小手冰凉成为一个更凶残的牧师吧。

 

 

 

剩下的日子依旧按部就班地过着,兴欣已经完备的训练营里已经有新的牧师们跃跃欲试。最终安文逸拖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兴欣新的牧师选手已经开始了磨合。同样也是一位善于把控时机的选手。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兴欣的人只能在朋友圈或者微博上偶尔看见安文逸的消息,比如他花了一年就毕业,因为已经工作过的关系免去了实习。开始工作了,虽然不知道是哪种职业。除了陈果定期会告诉他战队的近况或者分红,安文逸已经淡出曾经奋战过的职业圈。然而,回兴欣看看的事情,他还没有完成。

第十五赛季,临近夏天,陈果决定让安文逸兑现一下诺言。

“小安啊,最近怎么样?你们公司请年假方便吗?”安文逸接起电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开场,老板娘这种不直接的说话方式比起讨论分红之类非常简单开口的话题已经是很久也没有听到了。“我可以申请,有什么事情吗?”“那个,这个赛季打完之后,我们又要换一个新的牧师了,这个牧师的打法和你和之前的那一位有很大的差别,所以要在装备上进行大的改动。”陈果顿了顿,“所以要拜托你回来一次,连带上周末的话,可以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吧?”她一想到新的牧师就头疼不已,季后赛过了大半临时决定下个赛季就要转会,这是多不靠谱的决定啊。陈果已经想到电竞之家会用些恶毒的标题来报道这一新闻。她一对比安文逸,就开始在内心谴责起这位仁兄。之后再想想新的牧师候选人,又开始担忧,巴不得磨合一周就能完成。转眼再看看QQ,安文逸已经发来消息,下周五一下班他就会坐动车来杭州,12点到杭州。连上两个周末,他可以在兴欣呆上近九天的时间。陈果自然开始张罗起接待问题,开始问起安文逸的食宿。

下了班的安文逸终于熬过了必须认真工作而不能思考小手冰凉必须要大改这一事实的时段,新的牧师?改?怎么改?改多少?问题就像新炸的烟花一样在脑内扩散。

曾经的安文逸很喜欢改变,在他拿到新的装备的时候,在他的操作水平上升的时候,在他从被黑得找不着边到获得肯定的时候。虽然他知道总有一天他所熟悉的小手冰凉会在另一个人的手上变成另外一个出色的牧师,但是在内心还是默默的有些不爽。

突然明白了当魏琛放弃索克萨尔拿起迎风布阵的心情,或是方锐转职的心情。一种比经历宣布退役,返校毕业,还是工作这种在自己看来顺理成章的人生重大转折还要厉害的感觉突然弥漫开来。好吧,改变的确很可怕,但毕竟理智在先,他没有任何决定去阻扰这项计划的意思。

而他却止不住地回忆在兴欣的日子,回忆曾经每天都会瞟过的账号卡面板,从被拉入伙到第一个冠军。安文逸自认为安排得很好,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梦想,或是妄想。然而他不仅做到了,还在青春的尾巴里面把一切又拉回了正轨。时机把控得极其精准,这是他所擅长的东西。结果到头来又要硬着头皮再去面对这场看似疯狂又理智的过去带来的衍生品。好比大吃特吃玩就要负责熬过胃病。

这真是突发的矫情,安文逸决定停止这些思考,作为一个上班族,大步流星地走向便利店,解决一顿标准的工作党晚餐。

整整一个礼拜安文逸都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中,同事原以为他会加班一周来补偿公司,结果安文逸还是一下班就准点踏出公司。

年假可是法定节假日。

安文逸的动车定在周五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到达杭州已经是12点过后,陈果还是给他安排住在上林苑,但是汇合仍旧是定在了网吧。晚上十点刚过陈果打着眼架就要回楼上稍微眯一下,算了算时间准备到一点再起,撺掇这时候唯一还在工作的网游公会部门替她等小安的消息。

拖着行李箱的安文逸站在网吧门口的时候,网吧里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依旧清晰可闻,站在总台的网吧小妹眼尖地第一个发现了安文逸,凑过来打招呼,又深怕有安文逸的粉也看见了围上来,先叫他去训练室把行李放在楼下。

二楼的装修并没有很大的改变,训练室依旧是黑漆漆的,只有一台电脑还开着,一个女性牧师显示在荣耀的登录界面上。安文逸都不用去猜这是哪个角色。

13件银装,技能点4925,智力1810。安文逸熟练地打开了小手冰凉的面板,他几乎已经失去了最初从同学手上拿到小手冰凉时的记忆。但这几个数据,他全记得。

训练室的门吱呀一下就被推开了,安文逸都不用仔细地想是谁,烟味就先飘过来了。

“哎呦,这不是小安嘛,老板娘还叫我去下面等。怎么啦,回来看你的两千块了?”老魏叼着烟,不改当年的猥琐劲。烟雾遮盖了他的半张脸,但是从他的眼睛里安文逸没有错过魏琛偏过头去转瞬即逝的一丝亮光,大概是反光的关系吧。

安文逸又看了一眼小手冰凉,笑着反击,“2000块?现在应该是200万了吧。”

的确,打小手冰凉刷了技能点,装备上第一条银装的时候,她就再也不只是2000块钱的押金的价值了,随着安文逸后几个赛季的打拼,小手冰凉也成为了被手办化的账号卡之一。

“呵,你就别臭美了,论身价你还能比得过老夫?老板娘这节骨眼上撑不住跑去睡了,你要不来公会转转?”

长途奔波的安文逸谢绝了魏琛的邀请,要了上林苑的备用钥匙和房间号。听说因为人员众多,上林苑里兴欣已经有不止一个住处了。

“新来的牧师怎么样?”安文逸还是忍不住问魏琛。“不告诉你,你自己急着吧,打boss去咯!”

安文逸没有立即去上林苑,而是继续在训练室又多看了一会儿小手冰凉。

第二天,安文逸收到了来自陈果的各种对不起,而安文逸只是用一句火车到的是很晚作答,让陈果又有些不是很喜欢,起身去训练营找人。

训练室里熟悉的面孔比以前少多了,但并不是一张也没有。“我说,新来的牧师可是你的粉,你可别第一天就破坏人家对你的美好形象。”说话的是方锐,听说安文逸要回来,他“特地”早起来见这位前队友。“不过你也不要被这位小朋友的打法吓着了。人家还是很有潜力的,前辈认证,准没错。”我的粉?安文逸疑惑了一下,训练室的门再次被打开。

“安文逸前辈好。”被陈果领进来的少年中规中矩地和安文逸打招呼,也没有表现出特别激动的样子,刷了卡准备打团战。安文逸一只手撑在他的椅背上,准备见识一下这位“非常不一样”的牧师。

陈果站在两个人的后面看着安文逸一本正经的模样悄悄地苏沐橙和唐柔发着消息“哎,小安回来了,我怎么觉得像是什么总裁来巡视一样。”“果果你这也太夸张了,也就两年没有看见安文逸,怎么就从小安变成安总了。不过他是有这个潜力,你一会儿要不要问问他现在做什么职位的?”陈果急忙否定了这个提议。再抬头时,团战已经开始了。

屏幕上的牧师并不是小手冰凉,而是那位少年自带的账号卡。一开局,安文逸就发现了和以往他从未见过的牧师。

这是一个一开场就躲起来的牧师,这是一个可以为了质量效果蹲在地上施法的牧师,这是一个可以满场跑的牧师,这是一个可以东窜西跳的牧师,这是一个可以装作被击倒在地上翻滚一圈躲过攻击再站起来施法的牧师……简而言之,这是一个,猥琐流的牧师。

安文逸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要换装备,这样一套牧师的打法,除了需要手速和快速的反应能力,也需要一套跑动速度快的装备来维持满场跑而不被对手打断。

这种打法,安文逸曾经用过另外一种版本。

安文逸刚刚进入兴欣的时候,打法并不成熟,甚至水平可以说是有些低的,早在挑战赛的时候,他就有过带两套装备,满场跑着打的治疗经历,也曾经躲在灌木丛后面施法,在还没有进入兴欣之前,他也就着弹药专家的光效站在北桥上偷偷给叶修放过治愈术,但那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因为操作水平不足打得吃相难看些罢了。而眼前的这个牧师不仅手速过硬,而且把这种吃相难看的打法变成了自己的风格。

你见过,为了打断对手的攻击用十字架直接敲上去的牧师吗?安文逸刚刚看见了。但是这样的打法有用吗?有,并且在队伍中极其高效。一个牧师要是能一边照顾好队伍又会躲,无疑是给队伍减少了不少压力。曾经兴欣的战术是在保护安文逸的基础上把他放出去做明饵,由于队对手过多关注安文逸这个短板,反而安排下不少的战术。

的确是一位非常有潜力的选手。

战斗还在继续,但是新人牧师所在的队伍已经占了上风,再过了不久,荣耀两个大字就显示屏幕上了。

少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转头紧张地看着安文逸,方锐一脸我就说吧这是你的粉丝,“你换小手冰凉试试?看一下哪里不适应。小安啊,你要不要来打一把再感受一下?给你找张账号卡?”

安文逸想了想,拉开了旁边的椅子。

还是团战,虽然几年没有怎么上过荣耀,更是没有了曾经无比努力起早贪黑训练时的水平,安文逸还是想再看一下对方的战斗。刷卡进地图。随机的图是一片开阔的沙漠地带,没有过多的障碍物,不适合躲藏。

然而一开场安文逸回转着视野,却没有发现小手冰凉。到哪里去了?难不成躺在了小灌木的后面?然而战斗已经开始,熟悉的一寸灰已经向自己跑过来,只是这次他不是来救援的。安文逸连忙向右边一跳躲过阵法的攻击。

差不多十分钟过后,安文逸应付得已经有些吃力,虽然他明白这次团战大家为了照顾操作不佳的他并没有拼了命地打。然而小手冰凉却鲜少出现,无论安文逸怎么在操作的间隙调转视野,小手冰凉好像只吟唱过几个治愈术就又不知道到了哪里去。安文逸差点以为操作小手冰凉的是不是自己。长时间的不出现只能代表着其中有诈,对方的血量现在并不是很乐观。然而牧师长时间不出现的确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但是一场团队赛的平均时间是将近30分钟左右,所以牧师,随时会来!

这边安文逸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但是看到了对方枪炮师的攻击空挡,适时地扣上了一个神圣之火。

“那么久不打荣耀,判断力还是那么准确啊。”方锐已经在公共频道刷起了垃圾话,不过,“出来吧,小手冰凉!”

安文逸心下一惊,这场团队战他从来没有放松过对牧师的警惕。然而安文逸能做的也只有警惕而已,牧师的攻击力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除了看住队友的血线他并没有其他实质性的作用。目前队伍的术士血线拉得很低,安文逸操纵着牧师找到了一个位置准备补血。然而大治愈术的吟唱才过了一半,术士的束缚术从安文逸的视野中向后擦过。

后面???安文逸还来不及想,操作突然中断。

白光。

连安文逸都没办法否认这一招实在是恰到好处。小手冰凉勉强闪开了之后像是蹦出来了一样在场上上蹿下跳地开始了刷血工程。由于自己的治疗被打断,安文逸不仅没有来得及给术士刷血,而且丢了一个CD最长的治愈术。牧师一出,队友开始了强攻小手冰凉。安文逸辅助刷血。

渐渐地安文逸开始感觉不爽,这是第二次了。

由于小手冰凉的设置是高暴击高智力,但是施法速度慢,整体节奏慢。然而此时操作者为了求跑动到处移动时,就显得特别的滑稽。跑又跑不过,施法节奏也明显的慢了一拍,就好像把一个大人的鞋套在了小孩脚上要他跑步。

如此的狼狈不堪。

这时候强攻的效果就显示出来了,逮小手冰凉突然成为了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安文逸的头脑里突然爆发出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是他在操作小手冰凉,这样的情况会好很多。

安文逸的操作并没有乱,由于火力的迁移他的操作又恢复了正轨。

最终的战绩居然是安文逸一队的获胜。搭配不当的小手冰凉由于无法上蹿下跳,在群攻中又无法逃脱,很快地就被带走了。

“啧啧啧,果然还是小年轻。看到没有,你的偶像大大就算了两年不打荣耀技术还是奶得一手好队友。”方锐一下团战就开始刷完团战没多刷的垃圾话,“不过那个神圣之火确实来得很准。”

“的确,操作水平很强,但是装备不合适。”

安文逸适时压住了一丝不愉快的情绪,在理智面前他是不近人情的,哪怕那个被委屈对待的人是自己。

小手冰凉需要变,那么,他就会接受。只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现在这个极其合适的理由就摆在了他的眼前。

午饭的时候方锐和魏琛捎上乔一帆再扯上安文逸,就这么凑了一桌。一副要畅谈革命友谊的样子。“那小子,第一天来青训营我还以为是方锐的粉,结果人家来了一句‘我最喜欢安文逸。’瘆得我。哎哟方锐你还说什么出来吧小手冰凉,皮卡丘看多了是不是。”

安文逸送下一口菜,突然有一种被淘汰了的感觉。小手冰凉这张账号卡里究竟承载了多少东西,他自己最清楚,从他一开始有一点被发掘了的自信,到被现实冲击,到最后在队伍里找回了动力。安文逸和小手冰凉,是连在一起的。安文逸拿到焕然一新的小手冰凉有多感动,现在又有多不舒服。

吃完饭,他提出一个人再逛逛兴欣。虽然兴欣就没多大点地方,安文逸还是一层层一扇扇门地挨个走过去。

即使他早就在两年前就退役了。大改小手冰凉,他觉得他还没有准备好。

安文逸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是商量小手冰凉的配置建议,这才是他回来的目的。一想到几天过后,他熟悉的小手冰凉就要面目全非了,他已经能想到新的小手冰凉将会如何在场上跳跃,奔跑。

“艹!”最终他还是狠狠地骂了一句。

啪的一下,他面前的门被打开了,“谁?”关榕飞的脑袋探了出来,“哦,安文逸,小手冰凉是吧。”,唰的一下,关榕飞从门内伸出一只手,赫然是一张纸,“材料,五天之内搞齐。”

咣!

门又被关上了。

饶是安文逸曾经和罗辑一起在技术部捣鼓过一个夏天,对与关榕飞的突然袭击,他还是愣了一下。

眼前是一张非常长的单子,安文逸扫了一眼,就算是已经生疏了,他还是从里面林林总总认出了十几个稀有材料,每样还都是复数的,更别提那些他忘记的。

“靠!五天之内搞齐?!野图BOSS又不是你想要他就屁颠屁颠跑过来的!”安文逸把单子递给魏琛的时候,整个公会部门一阵叹息,那么多稀有材料,伍晨清点了一下公会仓库,很快勾选出了有的和没有的,看了看数量,也没辙了。

一点让安文逸消化负面情绪的时间也没有。

当天下午,新人就被魏老大像提兔子一样从训练营抓到了公会部门。训练营来打网游这种事又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但想着那张关榕飞扔过来的材料清单,魏琛又是一阵躁。“年轻人,今天老夫要教你一个重要的道理,自己的装备要自己打。”

要是五天内搞不齐材料,安文逸请的年假就没有意义了,于是乎公会部门又多了一个人齐心协力完成关榕飞布置下来的任务。安文逸复习得很快,一统计,已经把五天内搞得定和比较搞不定的野图BOSS全都分了开来,再让伍晨和魏琛一估摸,计划就出来了。事情办得如此高效,让网游部门的工作人员都信心满满,再去公会频道一张罗,兴欣上下弥漫着一片干劲。

伤心?不快?这时候安文逸哪里还有空想这些,工作后消失的热血和斗志,好像被这样又找回来了一些。

谁不喜欢回忆最美好的时光?

安文逸刷上拿到的账号卡下了个本熟练一下操作。

当天下午,兴欣公会就像是一只等着开饭的饿狼,一部分玩家已经开始着手补充非稀有材料,然而安文逸也为了节约时间,一张张账号卡轮流刷起了副本。百人团里一个站桩的一个横冲直撞的,治疗的节奏极其和谐。

一个下午下来,安文逸就想通了。毕竟,就和当初叶修把他从网游里挑回来一样,安文逸的可贵之处就在于理智,什么是利什么是弊自己都能想明白,所以也从来没多让人操心过。

如果没有做出改变,那么最终会被淹没在潮水里。安文逸想念那个陪着他战斗的暴力牧师小手冰凉。但是他也需要一个吟唱快的,猥琐的小手冰凉。这是让小手冰凉继续战斗的方法。但这并不妨碍他喜欢那个让他每施一次法就能拉高不少生命线的姑娘。

因为她是小手冰凉。

兴欣在神之领域的动作无疑引起了其他公会的警惕,然而兴欣正在劲头上,虽然被其他公会抢掉了几个BOSS,最后还是收获颇丰。

特别稀有的材料,公会还是买了回来,用的是安文逸投资的那笔钱。

其实安文逸投给兴欣的钱比起那些来找兴欣做代言的钱,还是差了一截的。虽然陈果在拿到冠军之后爽快地又一次把钱分了个干净,之后的待遇也没有落下。安文逸最初的投资还是比较谨慎的。不过胜在安文逸的经济头脑,每次有分红后又会把一部分钱重新投回来,一次次滚下来之后已经是非常可观的数字了。再加上广大玩家对女性角色的喜爱,在周边上,小手冰凉也为安文逸赚到了不少钱。

安文逸不用和公会的成员一样起早贪黑颠倒着时差,每天10点就早早收工。但是回了上林苑也是被老人新人拉着叽叽喳喳地问这问那。好像读过大学上过班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每次都是被乔一帆救出来,一如几年前的团队赛,一寸灰拼命地挡在小手冰凉前面。

关榕飞合成最后一件装备的那天,安文逸和新人屏气凝神一左一右站在关榕飞的两边,按照关榕飞的指示“呼吸的声音也不能有”,安静地看着材料被融化,塑型,拼接。错过了见证给自己做装备的安文逸这次看得格外认真。另一个更是激动得眼睛发亮。

陈果去训练室把小手冰凉的账号卡借了过来,由于赛季还未结束,小手冰凉还在给上一位操作者使用。

关榕飞一件件地把13件装备脱了下来,又一件件地再装了十三件上去。

崭新的小手冰凉在屏幕上跃动着。

拿到焕然一新的账号卡,年轻的牧师自然把其他的都抛在脑后,急匆匆地就杀去了团战。

跑得飞快的小手冰凉在队伍中闪闪发亮。

但当小手冰凉又一次为了操作角度蹲在地上的时候,安文逸突然想起了最近的微博头条。

——小姑娘不能蹲。

安文逸在兴欣的最后一个晚上,魏琛吆喝着带上公会的人要和安文逸拼酒,“这次可就是一箱了啊。”

安文逸喝道第七瓶就开始推脱,但是这个晚上注定没人会放过他。

“小安呐,两年不玩荣耀现在是不是觉得后悔死了?上个班又不是不能打游戏。”“经常来帮忙啊,稀有材料越多越好。”“对,不能让老关每次都把我们折腾的那么惨。”

安文逸一直喝到走路晃晃悠悠的。

临走那天早上,年轻的牧师终于鼓起勇气,问安文逸要了签名合影,谢谢他对小手冰凉的帮助。“看见安文逸前辈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治疗感觉特别帅。”“每个牧师不都是这样吗?”“从第十赛季霸图对兴欣的那一场开始我就开始追你的比赛了,从树丛后面施的那个神圣之火特别厉害。之后我就把所有的比赛都补好了。”“那以后万一对手都记着往树丛里扫怎么办?”“下个赛季我们来B市的话,我拜托老板娘给你寄门票好不好?”

最后不知道是谁往安文逸手里塞了张账号卡。安文逸打开的时候,发现是抢BOSS时候用过的一个女牧师,智力奇高。

回到单位的安文逸一样工作,只是晚上又多了些娱乐活动。

虽然安文逸作为职业选手的道路早就走完了,但是不意味着他必须彻底放弃荣耀。

最近公司里的一个同事打起了荣耀,又不知道是怎么知道安文逸也会打,说什么都要安文逸一起下副本。

“牧师牧师,来个牧师。”这个点钟,一些散团的团长在副本门口刷着世界频道。

“算我一个,开团吧。”

“兄弟,别开玩笑了,现在牧师就那么几个,开团还不妥妥的死啊。”

“输出大一点不是压力会更小么?”

团长听着有些心动,毕竟牧师难找,把安文逸和他的同事都拉进了团。

然而一周的“集训”并没有拯救本就不善操作的安文逸,团队还是倒在了最终的BOSS面前。原本对安文逸抱有很大希望的同事把他埋怨了一顿。

 

荣耀论坛〉吐槽区〉【吐槽】十三区惊现坑爹奶妈

1L 如题,被坑了被坑了,今天一个奶妈求减少治疗开团,好死不死死在了BOSS面前,再凑一个团不知道要多久了!靠!鄙视坑爹奶,大家都小心点。

2L 心疼楼主,但是这种手法怎么这么眼熟呢?

3L 同楼上,好像以前十区也出过这种事儿,那个什么纯洁坑爹奶事件。

4L 被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这事儿,我还把链接找出来了。

5L 那件事不是后来传是兴欣的安文逸干的么

6L 靠,不要把坑爹奶这种事情甩锅给小安

7L 楼主快把坑爹奶的ID挂出来啊

8L 他一出副本就不见了,我哪记得?

9L 老玩家凑过来看一眼,是不是安文逸那事根本没有证实吧?

……

一大清早,看到这篇帖子的陈果在兴欣传给了所有人,这次陈果再也不需要叶修的指点了。

是安文逸。

 


看到晚啦~扩一发~

他说再见啦:

能和大家一起努力出这个本子真是太好  XDD

安家后院一口井:

全职高手同人安文逸中心本《万千广厦》终宣发布!

两周爆肝力作,献给深爱安文逸的你

首发CP18,摊位J10-J12

场贩后余本走天生地梦通贩,链接请关注后续情况w

1p 宣图 / 2,3,4,5,6p PV试阅截图 / 7p 试阅 / 8p PV告白截图 / 9p 爱

(温馨提示:PV试阅内容与8p试阅内容不同哦~)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参加微博转发(http://weibo.com/3293765122/DygaMshuF?from=page_1005053293765122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还有机会获得零食大礼包(零食大礼包:ad钙奶、辣条、旺旺仙贝、大白兔奶糖、咪咪、好基友派),安粉还有靴猫太太的小安钥匙挂件w

投放宣传PV: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24205/

 

感谢Staff

封面/五十六Isoroku @Uranienborg 

题字/以语为镜 @时生 

写作-张安/台台 @人生大爆炸 

写作-喻安/井 

写作-安手/阿祭 @MURRY  

写作-双安/阿晃 @阿晃君 

写作-魏安/浮生辰殇 @他说再见啦 

插图/炎凛 @八千里炎魔殿 

校对/阿晃 @阿晃君 

排版/雪奈 @雪奈Ukina 

机动排版/晴子

审稿&勤务/卢木 @卢木_packing 

特邀-安文逸单人/暴死

特邀-小手冰凉&安文逸双人/陌苍

 

【断后路】对的我是来断后路的

好的纠结了两年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多个真的】准备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了。虽然在前两年它一直只是个框架。在无数小伙伴的帮助下终于快把大纲脑完了。已经确定会出场的人物有张佳乐孙哲平叶修高英杰孙翔唐昊王杰希江波涛韩文清张新杰安文逸喻文州黄少天魏琛【人!真!多!】不过写完大纲之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人!
在这个故事里面你们会看到
烂梗!
作者的大闹特闹!
作者的逻辑失败和常识缺乏!
还有各种看不懂的情节。。。。。!
虽然我很希望我能一口气写出个七八万字。。。。
但是对于我这种神级拖延症【你看我已经拖了两年了。。。。。】
我还是希望会有人能耐心看完这篇。。。。。。我憋了两年的大作【绝对不是】
作为一个写文的强迫症我会花很多时间去复盘【因为我大概就擅长写一个人。。。。】。。。。。然后估计复着复着就没有了。。。。。
虽然已经有爱心小伙伴【好多个】在逼着我写稿子。。。。但是我还是要断一断后路自己写着玩哈哈哈哈哈
粮食向的。因为我写不来恋爱这种事情【单身狗】
感谢大家看我唠叨。
如果哪一天有人看见了一个标题叫圆或者cliche story的文。。。。那就是我在还债了!
青春还是要拼一把的!
再见233333

【往事之外试阅】安文逸粮食向 另一个小手冰凉

忙完想起来我居然忘记发试阅了!好不容易有东西发我简直激动地无言以对【什么鬼】写完一个月之后特此来lof除草!希望大家支持这个本子诶嘿~我果然还是比较激动我有问可发这件事情



发了全文的三分之一~后面发生了什么想要知道的话快去买本子!





“老板娘,我想正式战队向提出退役申请,时间是本赛季末。下半赛季我会和配合战队确定新的牧师人选。具体的情况我们可以过年之后坐下来谈。”

长长的选手通道阻隔了两个世界,走廊的一端是还未散尽的狂欢,第十三赛季的全明星刚刚在炫目的灯光下被宣告结束,对大多数人这意味着半个赛季的结束。主持人已经提前道了新年快乐。而在走廊的另一端,有些人的征程还远未结束。在走廊的当中,有些人却要为这个旅程做结束的准备。

陈果怔了一下,“啊,好。先过年先过年!过完年我们再仔细讨论。”陈果在过道里站了一会儿,直到电话响起。她以为自己能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并且以为自己已经在脑子里模拟过所有可能的场景了。但是当安文逸把她截在选手通道的时候,她还是没能做出最冷静的回应。

罗辑和安文逸,这两位迟早是要走的,陈果心里有数。但是当这位曾经被自己百般嫌弃的牧师真的选择退役完成学业的时候,自己心里,又突然放不下了。

趁着过完年,安文逸先与学校取得了联系,之后赶在最晚归队时间前回到了战队。

说得不风雅些,当安文逸的屁股再次沾上了熟悉的椅子,再一次刷卡登录,习惯性地看着账号卡的数据面板时,他突然回想起几年前那个惴惴不安,做着噩梦,数着转会窗关闭倒数日期的自己。

当安文逸和战队剩下的人说明自己的意愿之后并没有引起很大的波澜,大家像是心知肚明一样,这个大学生必定会在这个地方和他们走上不同的道路。

“反正你自己也保重,那个啥要是有空带包烟回来孝敬一下老夫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论如何,离别的消息永远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一屋子人就是想说再多的话,憋来憋去的,最后倒是让老魏给总结了。“带烟回来老板娘肯定会说我,但是回来看看的话,我大概会的。”

完了,这小子是不是要退役了,不太正常?魏琛目送和陈果一起谈协议的安文逸出了训练室的大门,只好摇摇头继续关注公会的事情。不过没过一个小时,陈果便和大家确认,那句话并不只是什么说说而已的客套话。

“小安给战队投资了,说是考虑了兴欣近几年的发展形势然后计算过的数字,如果投资的话能赚,而且他说,‘希望里面的百分之五十都可以用在小手冰凉的后续开发上面’,所以现在他也算是兴欣的股东了。账号卡万一有什么重大的变动他有一定的决定权。”就算兴欣早就不缺什么赞助和投资,但是拿到这笔投资,陈果总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靠,猥琐不猥琐?都要退役了还记挂着账号卡,当初亏得我给他打了两千!”魏琛噌的一拍大腿。“唉,关榕飞我刚刚告诉他了,他已经催着问什么时候能拿到投资款了,说是他早就给小手冰凉想好了装备更新的方案,就等着把材料搞齐呢,还差几样说不定要去买。”陈果不知怎么去安慰一脸我的两千块啊的魏琛,只好把该汇报的都汇报完。

另一个房间里的安文逸此时并不知道自己和2000块,和训练室的喧闹有什么联系。他是整个队伍第一个用上全银装备的人,在自己饱受诟病操作不过关的时候,战队交给了他一张最凶残的牧师账号卡,纵使再讨厌不理智,他不可能不承认他没有被感动,当时的他,愿意用决心和努力回报战队。

 

 

 

现在,以及未来,让小手冰凉成为一个更凶残的牧师吧。

 

 

 

剩下的日子依旧按部就班地过着,兴欣已经完备的训练营里已经有新的牧师们跃跃欲试。最终安文逸拖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兴欣新的牧师选手已经开始了磨合。同样也是一位善于把控时机的选手。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兴欣的人只能在朋友圈或者微博上偶尔看见安文逸的消息,比如他花了一年就毕业,因为已经工作过的关系免去了实习。开始工作了,虽然不知道是哪种职业。除了陈果定期会告诉他战队的近况或者分红,安文逸已经淡出曾经奋战过的职业圈。然而,回兴欣看看的事情,他还没有完成。

第十五赛季,临近夏天,陈果决定让安文逸兑现一下诺言。

“小安啊,最近怎么样?你们公司请年假方便吗?”安文逸接起电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开场,老板娘这种不直接的说话方式比起讨论分红之类非常简单开口的话题已经是很久也没有听到了。“我可以申请,有什么事情吗?”“那个,这个赛季打完之后,我们又要换一个新的牧师了,这个牧师的打法和你和之前的那一位有很大的差别,所以要在装备上进行大的改动。”陈果顿了顿,“所以要拜托你回来一次,连带上周末的话,可以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吧?”她一想到新的牧师就头疼不已,季后赛过了大半临时决定下个赛季就要转会,这是多不靠谱的决定啊。陈果已经想到电竞之家会用些恶毒的标题来报道这一新闻。她一对比安文逸,就开始在内心谴责起这位仁兄。之后再想想新的牧师候选人,又开始担忧,巴不得磨合一周就能完成。转眼再看看QQ,安文逸已经发来消息,下周五一下班他就会坐动车来杭州,12点到杭州。连上两个周末,他可以在兴欣呆上近九天的时间。陈果自然开始张罗起接待问题,开始问起安文逸的食宿。

下了班的安文逸终于熬过了必须认真工作而不能思考小手冰凉必须要大改这一事实的时段,新的牧师?改?怎么改?改多少?问题就像新炸的烟花一样在脑内扩散。

曾经的安文逸很喜欢改变,在他拿到新的装备的时候,在他的操作水平上升的时候,在他从被黑得找不着边到获得肯定的时候。虽然他知道总有一天他所熟悉的小手冰凉会在另一个人的手上变成另外一个出色的牧师,但是在内心还是默默的有些不爽。

突然明白了当魏琛放弃索克萨尔拿起迎风布阵的心情,或是方锐转职的心情。一种比经历宣布退役,返校毕业,还是工作这种在自己看来顺理成章的人生重大转折还要厉害的感觉突然弥漫开来。好吧,改变的确很可怕,但毕竟理智在先,他没有任何决定去阻扰这项计划的意思。

而他却止不住地回忆在兴欣的日子,回忆曾经每天都会瞟过的账号卡面板,从被拉入伙到第一个冠军。安文逸自认为安排得很好,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梦想,或是妄想。然而他不仅做到了,还在青春的尾巴里面把一切又拉回了正轨。时机把控得极其精准,这是他所擅长的东西。结果到头来又要硬着头皮再去面对这场看似疯狂又理智的过去带来的衍生品。好比大吃特吃玩就要负责熬过胃病。

这真是突发的矫情,安文逸决定停止这些思考,作为一个上班族,大步流星地走向便利店,解决一顿标准的工作党晚餐。

整整一个礼拜安文逸都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中,同事原以为他会加班一周来补偿公司,结果安文逸还是一下班就准点踏出公司。

年假可是法定节假日。

安文逸的动车定在周五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到达杭州已经是12点过后,陈果还是给他安排住在上林苑,但是汇合仍旧是定在了网吧。晚上十点刚过陈果打着眼架就要回楼上稍微眯一下,算了算时间准备到一点再起,撺掇这时候唯一还在工作的网游公会部门替她等小安的消息。

拖着行李箱的安文逸站在网吧门口的时候,网吧里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依旧清晰可闻,站在总台的网吧小妹眼尖地第一个发现了安文逸,凑过来打招呼,又深怕有安文逸的粉也看见了围上来,先叫他去训练室把行李放在楼下。

二楼的装修并没有很大的改变,训练室依旧是黑漆漆的,只有一台电脑还开着,一个女性牧师显示在荣耀的登录界面上。安文逸都不用去猜这是哪个角色。

13件银装,技能点4925,智力1810。安文逸熟练地打开了小手冰凉的面板,他几乎已经失去了最初从同学手上拿到小手冰凉时的记忆。但这几个数据,他全记得。

训练室的门吱呀一下就被推开了,安文逸都不用仔细地想是谁,烟味就先飘过来了。

“哎呦,这不是小安嘛,老板娘还叫我去下面等。怎么啦,回来看你的两千块了?”老魏叼着烟,不改当年的猥琐劲。烟雾遮盖了他的半张脸,但是从他的眼睛里安文逸没有错过魏琛偏过头去转瞬即逝的一丝亮光,大概是反光的关系吧。

安文逸又看了一眼小手冰凉,笑着反击,“2000块?现在应该是200万了吧。”

的确,打小手冰凉刷了技能点,装备上第一条银装的时候,她就再也不只是2000块钱的押金的价值了,随着安文逸后几个赛季的打拼,小手冰凉也成为了被手办化的账号卡之一。

“呵,你就别臭美了,论身价你还能比得过老夫?老板娘这节骨眼上撑不住跑去睡了,你要不来公会转转?”

长途奔波的安文逸谢绝了魏琛的邀请,要了上林苑的备用钥匙和房间号。听说因为人员众多,上林苑里兴欣已经有不止一个住处了。

“新来的牧师怎么样?”安文逸还是忍不住问魏琛。“不告诉你,你自己急着吧,打boss去咯!”

安文逸没有立即去上林苑,而是继续在训练室又多看了一会儿小手冰凉。

第二天,安文逸收到了来自陈果的各种对不起,而安文逸只是用一句火车到的是很晚作答,让陈果又有些不是很喜欢,起身去训练营找人。

训练室里熟悉的面孔比以前少多了,但并不是一张也没有。“我说,新来的牧师可是你的粉,你可别第一天就破坏人家对你的美好形象。”说话的是方锐,听说安文逸要回来,他“特地”早起来见这位前队友。“不过你也不要被这位小朋友的打法吓着了。人家还是很有潜力的,前辈认证,准没错。”我的粉?安文逸疑惑了一下,训练室的门再次被打开。




【本宣】全职高手40角色全员个人中心向合志《往事之外》

专注和辰辰秀恩爱一百年。后续会在lof放试阅

他说再见啦:

这是一个一不小心还多交了稿的本……还和木木一起玩儿了连梗写稿,某种意义上这个本也算是成就了我和木木的魔性。


墨碱:



【预售(截止至6.8)】


合集及特典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c.w4002-13810518619.69.OoxWqE&id=531822959464


分册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c.w4002-13810518619.78.OoxWqE&id=531906093532(分册除购买全套外不超首重,单买请拍下后敲客服减少至正确邮费)


【场贩】寄售魔都CP18 (摊位名“吃土少女的窝” 前7购买送Q版账号卡小镜子)+0723魔都全职ONLY


【无料领取方法】喜欢+推荐本文字/转发终宣微博,戳上方合集预售链接,拍下选项“无料”并备注lft/微博ID即可领取中三份磁性书签无料,每个ID限领一份













悲伤的_(:_」∠)_

写文果然不能一个人写的嗨的要命。。。。。嗨完了就是写的一塌糊涂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