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魏果】大龄男女 番外2-婚礼(上)

晏昕空:

*不会写群聊啊,OOC了……不要在意细节_(:з」∠)_


*因为机油提醒,说是一般都手写请帖。于是魏琛和果果他们的年代是在现在之后……想想那个时候确实可能都是打印请柬名字了,所以我就不修改了QAQ






番外2-婚礼(上)


迎风布阵是魏琛从荣耀网游里面带到比赛场上的账号,两年前,当魏琛宣布退役之后,他自愿将迎风布阵留在了兴欣战队内,只要兴欣以后找到了出色的术士选手,那迎风布阵就会让新的选手操控。这两年还真的就有新术士选手加入兴欣,不过一方面兴欣的技术团队又开发了一个不弱于迎风布阵的新号,新选手按照上手程度选择了那个号,就此迎风布阵还是回到了魏琛手里。


所以现如今魏琛在荣耀职业选手群里,用的账号还是迎风布阵。等哪天要是有哪个新人适合这个号,魏琛就会交出去了。


那天,在选手群里,魏琛出现,捎去了一个拉仇恨的消息。


迎风布阵:都给老夫出来出来出来!老夫有大事要宣布!戳@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你们两个小娃赶紧现身!


夜雨声烦:咦咦咦?魏老大你戳我做什么?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发生啥事了?


流云:出来了!什么事情魏老大?!


索克萨尔:?


迎风布阵:小卢真乖,不愧是我大蓝雨的人!难道就蓝雨的人好奇老夫想说什么吗?你们给不给老夫面子啊,至少冒个泡好吗?老夫好歹也算是这里的元老好吗?


夜雨声烦:魏老大你快说是什么事情吧!让我猜猜看难道是你退役之后忽然发现自己突飞猛进还可以再战一百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太令人高兴了!我真的特别特别的想和你再在荣耀赛场上来上一局。


涛落沙明:冒泡+1


灵魂语者:冒泡+2


八音符:冒泡+3


枪林弹雨:冒泡+4


吴霜钩月:冒泡+5


石不转:冒泡+6


……


君莫笑:哈哈哈老魏你看看,大家还真是给你面子真的都冒泡了呢。冒泡+手机号码!


夜雨声烦:我靠叶修你加毛线的手机号码你有手机吗有吗有吗有吗?


君莫笑:有啊,你最近没听到小许说哥买了手机吗?


夜雨声烦:没说,况且我和蓝河也不是经常见面啊!而!且!我一点都不想了解你有没有买手机这件事!


迎风布阵:去去去!老叶你给老夫凑什么热闹,今儿是老夫要说大事,一边去!还有少天你刚刚说什么呢,老夫本来就还能再战一百年好么虽然已经不是在比赛里……咳咳,看在大家都很给面子的冒泡的份上,老夫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们刚才的失礼行为……老夫说啦……


……


魏琛将这句话发出去之后,收到的回复是预料中的一排排省略号,队形完全不乱——除了黄少天刷一连串话的插楼外,刷刷刷的,职业选手的手速有多快,每个人都来那么一条,相信在那一刻,不止是魏琛的QQ,许多人的QQ都差点面临崩溃的命运吧。


迎风布阵: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地好奇地想知道老夫想说的究竟是什么,那老夫就不卖关子了——老夫四个月后要结婚了!现在群里不少人都和咱们这兴欣战队比赛过的,有赢有输,当然第十赛季那是都彻底输给我们了,但不管是哪个战队的选手都来参加老夫和陈果的婚礼吧,可携带家属哦,但不能超过三儿!然后,文州、少天,老夫想请你们做伴郎,怎么样?这可是你们的荣幸,愿不愿意?!


唐三打:有的战队又不是被你们打败的,况且现在第十三赛季都结束了,这次你们兴欣也就得了个亚军吧。


迎风布阵:哟呵,你这呼啸的手下败将,我们兴欣亚军,你们呼啸只进了季后赛好吗?


一叶之秋:第十赛季早就过去了,还谈有意思吗?


无浪:小孙,队长叫你过去一下。


一叶之秋:有事私聊啊,干嘛还要走过去……我知道了。


无浪:sorry,孙翔就是脾气比较直,没有恶意的。


迎风布阵:呵呵,本来有好事都是要叫的,轮回除了孙翔都来老夫和陈大老板的婚宴,就这么定了。


无浪:……魏琛前辈,你要和陈果老板结婚了?


迎风布阵:是啊,这次老夫就是上来宣布喜讯的来的![羞涩]


夜雨声烦: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刚才上了个厕所就来了个这么天大的消息!魏老大你要结婚了你要结婚了?我就知道!魏老大你在群里面秀恩爱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肯定能成功的攻略那个兴欣老板娘的,不过订婚宴已经办了吗?怎么都没叫我和队长他们啊,我们可是蓝雨啊,太伤心人了!不过幸好你想到要我和队长来做伴郎!这是肯定嘛绝对要来!是不是要提前几天来排练啊?


迎风布阵:订婚宴上个月办了,就叫了老夫和老板娘的一些亲戚。这不是想着婚宴的时候好好的款待款待你们吗。嗯,你们早点来吧,时间方面到时候我手机电你们。


索克萨尔:恭喜魏队喜结良缘。我和少天到时候一定好好帮忙。


王不留行:恭喜前辈。


独活:恭喜+1


木恩:恭喜+2


飞刀剑:恭喜+3


……


在喻文州的带领下,微草在线的选手们纷纷冒泡发送信息,排成了整齐文字队伍。


海无量:你们难道就没觉得老魏完全是拉仇恨吗?FFF团都去哪里了?赶紧冒泡烧啊。


迎风布阵:我去,废物点心你滚,要烧老夫也连带着你一起烧才对吧。


方锐的话妥妥的将一群潜水党炸了出来,纷纷冒泡表示烧,魏琛跟着吐了会儿垃圾话,接着一群人都开始互喷垃圾话,十分钟过后,魏琛才回过味来,想起来这次要宣布可是自己的人生大事,赶紧无视一群家伙强烈的怨念,将话题拉回了他和陈果的结婚宴上。


迎风布阵:好了!回归正题!


夜雨声烦:就是就是,今天可是魏老大宣布喜讯的日子,谁要是再插楼咱们就上竞技场PK啊!谁来谁来谁来!我可不怕的,让你们见见剑圣的名头可不是虚的……


迎风布阵:……


索克萨尔:少天,打住。魏队你继续。


迎风布阵:时间是6月26日,四个月后的今天,地点是H市的香格里拉酒店,见者有份,有空的可都要来!好歹老夫在荣耀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给老夫面子就是不给荣耀这个游戏面子!


君莫笑:也是不给哥面子[微笑]


海无量:加我一个,这次可都要来老魏和老板娘的结婚宴!


君莫笑:那可是H市有名的大酒店,必须吃穷老魏,亲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海无量:就是就是。


大漠孤烟:没问题。


百花缭乱:必须的!


一枪穿云:嗯。


风城烟雨:就等叶修你这句话呢。


……


迎风布阵:我去!老叶你狠。


他刚刚还想着叶修和方锐突然这么够义气,肯定是打了别的主意,结果果然如此……


迎风布阵:说到那啥啥,你们都是战队选手,日进斗金,到时候给的礼金可别少了,都是打荣耀的,钱可比上班族都多多了,可不去抠那么点礼金的钱!老夫就坐等你们来啦。到时候你们都给我提前一天过来,老夫已经订好那天的房间了。信息发这儿了,请柬就不送了[大兵]


夜雨声烦:我一定送一个让你满意的数字,魏老大你就等着吧!我想想该送个什么数呢,队长你觉得送什么数比较吉利?我这方面不太在行啊,魏老大结婚必须要上心啊好头疼队长你给我出出主意。


君莫笑:要讨论这些请右拐私聊。


夜雨声烦:我就想在这里讨论了怎么着!叶修你都退役了有本事进房间PKPKPKPKPK!


索克萨尔:少天,我们私聊关于礼金的事。不好意思。


……


至于群里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魏琛可就不在乎了。结束了群里面的对话,他又赶紧去通知了一些曾经和兴欣打过比赛、有过交情的选手,或退役,比如孙哲平这般的,或不在圈内的,比如常先这般的,以及那些他曾经从蓝雨退役之后一直都和他一起在网游里打拼的兄弟们也都一一通知了。


等魏琛回过神时间已经从中午过度到了晚饭的饭点,他挂了通知朋友的电话,这还不是最后一个,其他的他打算明天再打。


“叶修,方锐,小许和老林你们自行通知吧。”一直在一边电话沟通各种结婚事宜的陈果突然探头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没有请帖?”方锐问。


“有的有的,都有。”陈果低头记录着什么。“老魏,你把刚才战队群里人的名字列一份名单给我,都要给他们寄请帖。”


“诶?还真的都要写啊,老夫这不都通知了吗,到时候再提醒一声就行了吧。”魏琛走到陈果那里,看向陈果罗列的一条条结婚事宜,完成一项就勾掉一项,条理非常清楚。


“哪有这么马虎的!我还打算亲自手写请帖的名字呢,到时候你给我一起帮忙。”


“老夫那狗爬字……”


魏琛话还没说完,就收到了陈果冰冷的一眼,立马就将要说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结婚的事情一生一次,老魏你觉得可以这么吊儿郎当吗?”陈果一字一顿问道。


“回答老婆大人,那当然是绝对不可能吊儿郎当的!老夫一定会好好做,为了我们俩儿以后美好的回忆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魏琛立正站好,朝陈果敬礼。“况且老夫的字就算再丑,拿出来也肯定比老叶那狗爬的修要好多了。”


叶修躺枪,但他正和蓝河聊天说起结婚这事,一点也真的没有理会魏琛的嘲讽。


“这样才对。还不去整理名单?”陈果一撇。


“是!”魏琛赶紧回到自己座位开工。


片刻后,魏琛抬头:“我们先去吃个晚饭吧。老夫今天心情好,你们想吃啥,都说说。毕竟明天大家又都要进入比赛了。”


“我要鸡腿饭。”叶修第一个说。


“鸡腿饭+1。”方锐第二。


“+3,+4,莫凡也要。”苏沐橙。


“同。”唐柔。


……


“都要鸡腿饭啊,你们这群小娃儿真是没追求。”魏琛歪嘴笑起来,“不过为老夫省钱,老夫喜欢。果果你呢?”


“一样。”陈果登上了淘宝,看起了婚礼上需要派发的喜糖之类的东西。


“得令,老夫出去打,顺便抽根烟。”魏琛操起电话说。


“就一根哦。”陈果嘱咐道。


“知道知道。”魏琛回答,走了出去。


自从结束了牙科医院的洁牙程序之后,魏琛是恢复了一口白牙,但是吸烟的量也在陈果的三令五申下从一天一包变成一天半包,这个要求当时对魏琛来说可是天大的噩耗,简直就和要了他的命一样,不过还能怎么办呢,他也清楚,叶修在蓝河的千叮万嘱下也试着减少吸烟量,叶修也清楚,年轻的时候吸个把烟身体还不会有什么问题,等人到中年了,半百了,老年了,这问题可就出来了。他们俩虽说物质上也就这点要求了,可也没有到无视亲密之人的关心,所以也就真的开始尝试着减少烟量。


起初很艰难,渐渐的也就习惯了。不过有时,魏琛和叶修也会偷偷避开爱人,两个人给自己开个小灶什么的,绝对是不能说出来了。


 


“果果,其实老夫觉得,我们亲手一份份写请帖,特别好。”陈果敷完面膜,刚躺下来,就听到早就躺床上应该睡着了的魏琛冒出了这么一句。


“那你之前还不满呢。”陈果翻了个身,面对侧躺着,面向她的魏琛。


“这不是觉得字丑嘛。”


“但有我们的心意在。”陈果柔声说着,“现在的请帖为了图省事儿基本都是打印了,甚至还有发电子请帖的。以前我就在想,我结婚的时候至少邀请的人名要手写。虽然工作量也很大……”


“老叶他们还要训练和比赛,也不能麻烦他们。”魏琛咬牙。


“你倒还算明白。我算了一下,我的亲戚加你那边的亲戚你今天给我的那份名单,加上他们可能携带的家属,人数应该在800人左右,请帖数500份。从现在开始写的话,很快就能完成了。”


“老夫明白了。明天兴欣有比赛,早点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好吧,睡吧。”


虽然这么说,但直到陈果听到魏琛微微的呼噜声后,还是没有睡着。她头脑有些昏沉,但却又毫无睡意。


黑暗的房间中,陈果翻来覆去了一会儿,忽然一双手搭到了她的腰上,将她抱到怀里。就听到魏琛轻声呢喃道:“别动了,睡觉吧。凡事有老夫。”


一句简单不过的话语让陈果一愣,然后她忍不住翘起了唇角,将头埋入魏琛的怀里。


“嗯。”


这样就好,这样就很好。


魏琛给予陈果的安心感觉,让她逐渐进入迷糊的状态,渐渐入睡。


酣然入梦。

评论

热度(50)

  1. 卢木_岩融痴迷晏昕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