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24Hours]特典 纸

cp张安
收录于[24Hours]
通贩地址:http://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39410315164&spm=a310v.4.88.1&qq-pf-to=pcqq.temporaryc2c
全文:http://xnukina.lofter.com/post/2c6243_16b0da1
私心还是再发一遍吧,赶紧戳楼上的链接↑喜欢就抱回家吧!




       宣布退役之后安文逸并没有选择一份原本学科的工作,经历了那些热血并且黑白颠倒的生活后,那些记忆和那些热情已不再能被放弃,在赛后清洗队服的时候所作出的决定即是不去留下遗憾,对于他来说找一份“正规工作”也早已不再是生活的重心了。

       依然在霸图,还是在兴欣,两个工会管理并不需要常在战队露面,最后也决定在H市定居,唯一能感到可惜的只是尝不到Q市夜市的美味了。从地理分布到装修的大大小小细节,两个人都亲自参与过。张新杰记得搬家前一天晚上被握到发白的指节,亦或是紧张亦或是兴奋,却依然没能止住11点钟响时定时袭来的倦意。

       即便是事与愿违也不能形容魏琛一个电话吼过来把他拖去战队时安文逸的感受,听着什么“再不来战队大门朝南开了啊”这样的吼词,尽管再不愿意最后却也还是按时乖乖的踏进了网吧大门,而最后的任务却只是在四周“魏老大有boss!”的呼喊的中教新入驻的公会的工作人员各种注意事项罢了,以及抢下了一个野图。

       站定在新家门口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恍惚匆忙,直到最终内门上贴着的“去超市,16.50回家”的纸条才最终让有些颤抖微凉的指尖恢复一些知觉,左腕上佩戴的手表将指针拨到正好16.20分,白色的表盘上过分的干净,一并携带着他惯有的严谨风格。只是在情人节收到它的那天,安文逸感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一样的包装相同的手表,以及一张略略尴尬的脸。“正好,情侣表”,被抬起的左手很快扎上了新的手表,悬空着不忍放下。

       张新杰永远能给他严谨到安心的感觉,一种能把一切安排到最妥帖的安全感。之于他,理智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不近人情的微微的固执,而严谨则成为了一种生活的态度吧。

        霸图的牧师退役的那天,兴欣的封闭式训练仍在继续,他错过了这位牧师最后的祷言,错过了大街小巷的屏幕上一遍遍播放的录像,错过了他宣布的所计划的未来。兴欣的牧师离开的那天,台下站着一个在发布会结束后握住他的手的人。让他每次想起时总泛着的内疚,换来的却一直是“那次封闭式训练有效提高了队员之间的配合度,基本摆脱了叶修式的兴欣风格,是赛季夺冠的因素之一“,这样一句客观直白的分析

         最终门后的景象与那些纸上的图像一一的重合,好像并不是那么陌生,所有物品的位置熟悉的似乎并不是第一天摆放着的。墙上挂着的白板上列着各种日程,家务,健身,精确的占了二分之一的面积,显得另一半有些突兀,走过去熟练的先签好自己的名字,公示下那半块领地的归属权。张新杰和安文逸的第四个字都属于好看的范围之内,看着近在咫尺的近乎印刷体的字迹有些好笑。

         门廊右侧的厨房占据了屋子里重要的地位之一。德国式厨房使大大小小的碗柜抽屉里塞满了各种工具,大部分都带着刻度。厨房的整体装饰并没有让它成为一个化学实验室。安文逸有些像个孩子,依次拉开着各种抽屉,试着摆弄了几下。安文逸吃过张新杰做的饭,也在旁边观摩过,见证了荣耀第一奶爸围着围裙认真倒出20ml植物油的时刻,即使这种烹调模式可能过于机械,但不能够否认味道不会出错这一优点。本着手感还是让专业的来的精神,即使他完全不能一分一毫量地精确,也很喜欢这种模式,以及运用它的人。虽然叶修曾一脸嘲讽说着这种没人性无人情的食品你居然吃的下去时,安文逸也只是笑笑没有说话。既然理智和严谨中各有一半标着不近人情,那么就让理智和严谨恋爱吧。

         木纹的桌子上现在放着一打文件,封面上的字读着怪异却让他安心。—厚本的同居守则就这样平摊着,配着看起来确实像是打印稿的手写,大意是拿着去熟悉一下房间,然后签名。

         布置房间的工作基本是张新杰完成的,没有异议,安文逸也只知道些大体,前几页大都是房屋结构,逃生通道,后面是药箱,应急消防用具。

         接下来的白纸上印着几条守则。

         从恋爱到决定同居,他们谈了很久,并不能说是构筑蓝图,而是这并非过家家般的简单任意。“要考虑的事还有很多。”“你觉得现在还是太早?不够理智么。”“那就试着有失理智一次吧。”

          起床时间7.00,睡眠时间11点,起床后为晨跑时间。

          关于按时睡觉按时锻炼的提议,安文逸接受的不假思索。曾经在某次约会时张新杰跑了10公里到达安文逸住的宾馆换衣服洗澡露出腹肌和人鱼线再一起出门的事迹给震撼过后,再加上队长和老魏做对比,他理智的开始考虑适当运动一下了。起初和张新杰跑步让安文逸感到了几丝挫败。几年没跑步的他就一直跟在后面,时间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作为一个普通的网游玩家的时候,作为短板牧师的时候,那似乎追不上的脚步的自卑感。跑步时两人不听音乐更不会说话,只是安文逸跑不动后张新杰也会刻意的放慢脚步,不用回头。有湿透的T恤和快到终点时伸出来的手,其实跑步也不算什么来着,对吧?

        家务安排按照表格【后附】严格执行。

        即使是张新杰也并不是完全擅长家务的人,那之后不断地实践下记着各种打扫窍门的活页纸也积成了薄薄一本,有他的字也有他的字。时间能慢慢的磨练很多东西,在学会那些细碎的琐事后,竟不知是该欣慰还是悲伤,“我们老的比别人都快样子。”手里却还是没有停下掐掉菜叶的动作。“那说明其实还有很多时间,严格来说,我们才过完人生的将近35%不到。”

        以及公会工作需绝对独立

        退役后不约而同的收到公会邀请的时候安文逸不禁笑了,依然是对手的设定多少让他有一些遗憾。他其实很感谢叶修把他带进了兴欣,让他作为一个对手和张新杰交流,或许当时去报名训练营,他也可能成为一个霸图的好牧师,但近在咫尺的仰望,却远远不及正视的那一眼和一句话吧。

         唯一两个人合作过的一次也是在某次的全明星上,即使也已经变成前辈的安文逸仍然紧张的像个新手一样,也是唯一一次张新杰并没有指出他的各种低级失误。

         张新杰收拾房间时偶然从柜子里发现了带有自己签名的海报。他并不是不了解曾经自己在他心中的定位,也确定匆匆要了个账号就开始打牧师的原因一定不是为了那一句“纯爷们”。他们都还需要一点时间来习惯这种新的定位,张新杰也不愿意再看到他接近崩溃的样子。他不是个会唱白脸的人,能做的也只有在有限的范围内的鼓励。对此,他却并不能够精准的计算出到底会有几成的效果,是积极的又或是一次打击。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那天,张新杰留意着所有的细节,在比赛过程中他依然保持着惯有的严谨和绝对的客观。却在兴欣夺冠后对一开始的慌乱没有太多提及,而是着重分析了他的精彩表现,那个年轻的人脸上所展现出的笑容,与多年前自己亲手捧起奖杯的那一刻无不相似,带着和一样对于冠军的执着和对牧师的热爱。

        “一如既往的前进下去。”

        直到现在他们都带着公会,依然是南征北战的时候,张新杰也会录像,然后复盘,手指上的戒指反着好看的光。

        之后的几条并没有让安文逸的视线多做停留,集中在最后一条上。

        同居建立在恋爱的基础上。

        “哪里有缺漏?”安文逸回头的时候,时钟恰好停在16.50分整。

          两个人都签完字后,张新杰的一句话让安文逸多少有些诧异,“可能不需要这张纸,我们也可以尝试着过得很好。”

           “有这张纸就够了,我们会需要他的。”

           “今天的早餐的粥少放了七分之一的黑米。”

            晚风吹进来的时候,卷起了一桌的纸。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