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周黄 黄少天生贺 论话唠在美帝的生存方式

赶个末班车黄少生日快乐~
夏季,酷暑的前夕职业选手群总是热闹的。对于各个战队或早或晚的夏休期,或是继续打荣耀或是自有安排,对于这个联盟的“暑假”,能讨论的事儿便不少。这个机会,黄少天怎么能够错过呢?这绝对不可能。
即使在一堆手速疯子面前霸屏是不太可能的,但来自黄少天的文字泡总是具有很大的冲击力的。
夜雨声烦:今天美国签证才下来这服务效率真不是一般的慢啊,当初办签证的时候那个面试官超级拽啊亏得是个金发美女一上来就问我一句‘什么情况?’简直拽到家。不过幸好我比较机智算是拿到签证了。我一会儿就去订机票,跟团真是麻烦还是自由行比较舒服也不用赶景点,等等我怎么可能跟团走万一团里有蓝雨的粉那是妥妥被认出来的节奏啊。哎大家夏休期都干嘛去啊?我还想去美服转转呢。
流云:去美国玩多好啊,我就在家打荣耀,黄少带张美服的账号卡回来看看!
一枪穿云:去美国。
无浪:……
风城烟雨:……
夜雨声烦:卧槽卧槽周泽楷我知道你平时随大流复制黏贴但你好歹看看也不要只复制三个字好吗?还有没有节操?你要知道本剑圣日理万机千万不要骗我啊。
一枪穿云:……明天拿到
在还没有人来得及吐槽黄少天到美国怎么和外国人正常交流之前,黄少天希望的曙光就这么亮起来了,原因无非一点,周泽楷也不可能跟团跑。
看着黄少天在小窗里疯狂的刷屏,周泽楷的指尖点在键盘上迟疑了一会儿才打了“好。”。
计划和机票都订的很快,主要归功于周泽楷什么都答应,很少拒绝黄少天的安排。
从日本会合转机再前往圣河塞,尽管知道在这方面周泽楷也是老手,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在QQ上多提醒几遍周泽楷带好墨镜把人包严实。
来到机场黄少天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带着墨镜的周泽楷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角落,嘴里嘟囔着这周泽楷怎么这么笨你这样穿着真当别人都是傻子认不出啊。急急忙忙的揽住周泽楷小跑到登机口,全然不顾已经有些慌乱的周泽楷。
“靠的..真近呢”周泽楷这么想着。却没有往外挪动。
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无疑是黄少天的演讲时间,无论关于这里的飞机餐是多么良心到蓝雨大大小小的琐事,周泽楷都听的非常仔细。偶尔点头,简单的应答或是望着黄少天笑。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等周泽楷回过神来,发现刚刚还在活跃的黄少天已经坐在椅子上睡过去了,睡着的黄少天也不安分,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好能说。”周泽楷轻声说着,不着痕迹的拂过了对方柔软的发丝。
美国的公路作为美国的文化标志,迎接穿过个个洲省的人通向远方,公路本身也是美的,它是各地自然或是文化的载体。周泽楷和黄少天都会开车,租了一辆摆的下所有行李的车就沿着1号公路上路了,1号公路沿太平洋海岸,穿过森林,悬崖,偶尔经过零星的草地就有如捡到宝般的喜悦。比起广阔的66号公路,1号公路包容的多的多了。
一号公路的著名景点之一17miles,收费景点之一,由于经过山上的富豪居住区属于私人领地,10刀一辆车,门口的保安还会异常和善的给一份地图,标出了大大小小约摸二十个可供停车的观景点,不等周泽楷小声的说了声谢谢保安就开门放行了。
对于弯弯曲曲的路,路边的悬崖,悬崖上的老枝干还是绵延不断的绿 ,别墅,还有大大小小隐约可见的高尔夫球场。黄少天的脸差不多贴在了玻璃上,少有的没有念叨什么。沿着上山的道爬几个弯,前面的观景点面着悬崖,崖下和周围都是树,仅用了一个矮矮的围栏拉着。黄少天一下车抓着周泽楷的手就往前头蹿,“周泽楷你看下面多深你等我拍个照,这些树真能长这儿听说都没什么雨,你拉住我啊我凑过去再看看,这围栏也太低了点。围围小孩子还差不多。”看着黄少天整个人伏在低矮的栏杆上,周泽楷根本无心看景,拉着黄少天的手一点也不敢放松,只好就这么盯着他。
路上黄少天说着观景点的石凳,是别人捐放在那儿的,凳子上挂着捐赠者和他爱人的名字。“这秀恩爱的真是可恶,要是我去放一定放一个蓝雨的,你别和我抢啊一定要放蓝雨的!” 说罢头低低的垂下,声音也变得含糊不清,时差的紊乱又一次打垮了不断连轴转的嘴。只好抿了口咖啡提神的周泽楷在Spanish Bay前也不忍心再叫醒他。
沿途的观景点大都大同小异在没有海风侵袭的地方只有山上山下密密疏疏的林木,以及各式各样的别墅可看。勉强拍了几张照片的周泽楷又一次习惯性的回头查看车内的情况。他是在意黄少天的。尽管人缘不错,但是鲜少交流的周泽楷得到的重视远比想象中的少。愿意等他慢慢想好了再回答或许除了自己的副队就是他了,可能也是因为他的队长的原因吧。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被拍醒的时候耳边已经有几声海鸥的叫声了,“海滩。”精神立刻好了起来。
海边的咸腥味引得周泽楷咳嗽不断,“过一会儿就好了,怎么这儿臭海带味儿那么重,下去玩啊下面海滩那么好看。你看那边的太平洋,完全看不到底,别墨迹了!”“先脱鞋。”
黄少天从没预想过自己会和周泽楷像小孩子一样在太平洋边上玩水,水冰冰的,漫上小腿时冻得直哆嗦,然后又跑回沙滩上使劲跳几下,靠着沙粒的温度取暖。发现周泽楷安静的在一旁拨弄的沙子,黄少天毫不犹豫的双手拍在了对方技能点满的脸蛋上,冰冷的触感让周泽楷猝不及防,抬头望着一脸嘚瑟的黄少天,快速的抬手也是甩了对方一脸水作为还击。
“哟,周泽楷没想到啊还能还击,行,让你尝尝本剑圣的厉害!”
小打小闹完了周泽楷半蹲在海滩上抵着枯枝写着名字,队友的名字,账号卡的名字,一一照了相发回去。只是海水冲刷一下便少了一半,对焦时间终究拖了快门的后腿。索克萨尔,流云的名字很快出现在沙滩上和海水拼着手速和像素。周泽楷唯独没有写自己的名字,黄少天并没有往沙滩上涂上夜雨声烦的大名。他们终究不会想起写上自己的名字,直到黄少天再次再沙滩上涂抹后出现了一枪穿云的名字和海水再一次冲刷后留下的夜雨声烦。
沿海的公路上时常带着些小惊喜,比如说被喂得圆滚滚还依然吃不停的松鼠。黄少天很乐忠于喂松鼠这件事,周泽楷很喜欢看松鼠吃东西这件事。饼干掰成细碎的小块,一点一点扔到松鼠面前,看着他们捧着小饼干鼓着腮帮子塞吃的。黄少天时不时的回头和周泽楷说着话,手几近伸到了松鼠的爪子前面。“小心手。”“啊没事它们一定不会要我的它们吃东西都来不及……”“小心手。”周泽楷固执的和他杠上了 ,死死的盯着黄少天的手,直到看见手稍稍回缩。
其实周泽楷是个调皮的人,黄少天事后这么评价他,原因是在孤独柏树的观景点,靠近悬崖一段距离的地方,在黄少天背上轻轻戳了一下。当然,黄少天不会这么认为。“卧槽周泽楷你你你你你你干什么啊!不要吓人啊你要是真的下去了怎么办你负不负责啊!”
周泽楷想了想,“负责啊。”
这是某一日的午餐发生的故事。周泽楷和黄少天都不是胃口大的人,而他们眼下需要解决的是将近两个巴掌大的牛排,配上一大篮尺寸是国内两倍大的薯条和洋葱圈。秉承中国人几个人吃一盘子菜的原则,周泽楷等他先拿完了再切了一小块牛排往嘴里放,偷偷看了他一眼,自己应该没有拿太多。两个人一人一叉子地交替分食着一大块牛肉,盘子并不大,都凑着盘子的两个人配合得不好可能就有接吻的风险了。“周泽楷你过去过去过去别凑那么近!”“嗯。”稍稍挪动椅子尽量靠盘子远些,其结果是身体需要前倾点才能够到食物。“算了算了你坐回来……吃个东西就不讲究了!”“嗯。”他们并不知道,其实在美帝,卖的贵一点的牛排,也就只有一小块呢。
美国的东西大多是“假”的。这不为过,比如硅谷的公司造的和小厂房一样,又比如说这间买了wifi连不上并且蚂蚁乱爬的MOTEL,因为附近的海岸上能看得见海象才有人愿意为之驻足。
有些生物长得真是没有美感,简直是在晒肉,来自黄少天的评价。“不能变胖。”“虽然这句话你说出来真的很拉仇恨但是看看这堆海象还是不要变胖比较好说真的美帝实在好凶残虽然地方挺好看,其实我觉得还是国内好啊我其实真的很想喝粥吃虾饺,要不这样吧夏休期你来g市玩一次怎么样?我带你去吃早茶!其实下次假期我们也可以出来玩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你能听我说话真是业界良心你看看那个叶修……”
周泽楷现在看上去很无辜,黄少,假期还没过去多少好吗?
但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呢。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