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我新匪石 张安 TO PROVE

首先通贩地址来一发!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0771076495&spm=a310v.4.88.1
TO PROVE
张新杰×安文逸

22:30 8/6(北京时间5:30)苏黎世 国家队庆功会
难得在宴会上开小差的张新杰正把盘子放回墙角的台子上,空出手来拿着手机飞快地打着字。
“嘿!抱歉打扰你,不过恭喜你们夺冠,在和很重要的人聊天?”来自瑞士队的女选手似乎对于这个曾经在餐厅好心提醒她要放多少调料又有些刻板的牧师非常好奇。当然,在哪里会有最有趣的事情这一方面上,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准的。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我的男朋友。”
“哦,其实这没什么不好的,尽管姑娘们可能要没有地方嫁了,职业选手?”
“是的。中国一个职业队的牧师。”
“天,既然你们已经确认关系了,干嘛不结婚?你们都有戒指了。”她看着张新杰扣得严严实实的队服领口露出的细绳,“瑞士就是个好地方。”
看着开始认真思考的张新杰,她突然意识到对方是不是真的开始考虑这个自己无意间半开玩笑地提出的问题了。不过如果这是真的,那也很棒不是吗?

屏幕上的聊天最后停留在「熬了一晚上看比赛,早点睡」。即使言语与往日无异,他也能感受到当中国队获胜的时候,远在大洋彼岸的他的激动。
现在的他是什么样子,又在做什么?张新杰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飘飞出去。安文逸现在是沉浸在比赛胜利的喜悦中,还是因为担心和紧张后的突然松懈而筋疲力尽地乖乖入睡?
脖子上挂着还没有捂热的戒指。

10:00 8/7(北京时间17:00)苏黎世
回国前一天全队观光,简单来说就是拖了一队苦力,给姑娘们拿拿衣服拎个包,顺便观光。最重要的是,多吸几口PM2.5只有几十的空气。
张新杰没有跟着大部队,该买的纪念品早就准备好了,箱子也提前打包了,何况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
对于本来就在恋爱的两个人,结婚势必是一种很好的仪式。现在的时代相较以前并没有那么保守,冠军戒指属于个人不归战队所有。国际赛之后还留有一段夏休期,就准备时间来说还赶得上。父母早在确定恋人关系的时候就表示理解。他希望能有一个有朋友见证的仪式作为一种表达方式,这是必要的。虽然想着联盟里的人或许会搅得有些乱七八糟,但是热热闹闹一次也不坏。
现在并没有到饭点,张新杰很容易就在QQ上联系到了安文逸。发去视频通话的请求后,一张略有些没睡醒迷迷糊糊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应该是刚补完觉起来。
“前辈怎么没有去玩?苏沐橙前辈和楚云秀前辈两个人玩得挺带劲的好像,群里不停地在传图,前辈看到没有?”安文逸难得地有些说不停,像是一副当年坐在兴欣网吧看着大屏幕直播的样子,看来是基本醒透了。

安文逸第一次看霸图的比赛,是陪室友看的网络直播,而后拿起朋友给的女牧师号,被拖着一起打荣耀。虽然大学管得松,但为了在毕业后能找得到工作,他仍然尽量地减少接触网游的机会。安文逸是大学里少有的“好学生”,按时去上课,记得老师是男的女的长什么样。一开始他的室友的确很赞成他的决定,他的期末考试都得靠安文逸才能领一个低空飞过的成绩。
可惜这只是暂时性的,安文逸也从没想过自己将会是那个最“不务正业”的人。

医者难自医,安文逸被室友拖着打荣耀久了,每次死的最早的总是自己。这终归让他有些沮丧。但每当看到那个严谨认真的张新杰,却能瞬间让他萌生难以压抑的再战三百回合的冲动——虽然最后他也都退出游戏认真看书去了。
他希望了解什么时候才应该放个大加,怎么样能不浪费蓝条;他经常被误认为是妹子而一遍遍地声明自己是纯爷们;他准时守着霸图的比赛,翻看录像……尽管每次账号卡捏在手里,安文逸心底总带着几分自己打得很烂而无法多帮助队友的自卑感,另外还不得不被需要平衡好学习和打网游的时间的要求所约束,但是做张新杰的铁粉,却是很开心的事。
安文逸承认,答应叶修的时候自己多少有些倔。他相信自己了解到的状况实在是有些令人堪忧,尽管叶修是有能力带出一支队伍的,但他骨子里却不愿成为自己偶像的对手。除此之外,自己目前也远不是一个合格的对手,唯一被肯定的善于抓时机这一点,做得也不是很好。听说叶修下本经常不带牧师,他一度担心自己能不能有很多锻炼的机会。
随后的日子里,尽管一路挫折满满当当的,但是安文逸却打心底地感激叶修把他领进了兴欣而不是其他战队的青训营,从没有放弃他,也给了他一个可以平视张新杰的机会。这两年里发生了很多事,过年逼着自己粗暴地训练,在世界频道被公开骂,大半年时间里都为自己不断被粉丝要求换掉而感到担心,但是最终,他还是能把这些都撇开,做一个合格的牧师。

发现自己对于张新杰并不只是仰慕的过程对于安文逸来说很坦率,想清楚便也能接受了,但是他还是不能确定那个严谨的前辈是否抱有一样的心情。表白的时候安文逸抱着必死的决心,尽管失败的话以后连见面都尴尬,但是暗恋并不是最佳的解决办法,他不希望自己后悔。好在张新杰答应得很直接,他关注这个年轻的小牧师也很久了。
国际赛的最后一场,安文逸难得没有跟随张新杰的脚步早睡早起,而是在兴欣网吧熬了一晚上,缩在一堆粉丝里,期待着最后的结果。
中国国家队获胜之后,张新杰拿到了最佳牧师,安文逸差点觉得像是自己得的般高兴
和兴欣的队友待久了,好像自己也有些变得热血。

安文逸收到视频通话邀请的之后慢慢又清醒起来,他挺少和前辈视频,现在多少有点惊喜。只是不知道前辈会告诉自己什么,也许只是一个人在宾馆待闷了。可是当听到前辈的话时,惊和喜就不怎么合拍了。
“文逸,我们结婚吧。”
“好。前辈,需要我现在就买机票过来吗?有没有相关文件要准备?”安文逸看着屏幕里的张新杰,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

自从和张新杰谈恋爱以来,即使他们都是职业选手,张新杰总能抽出时间陪他聊天,按时道早晚安,告诉他最好吃的餐厅在哪里,甚至抽出时间在夏休期和他度假。虽然明白自己同样需要付出,但是自己的那部分似乎永远不够多。
听到前辈向自己求婚,安文逸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了,他早就确认,这的确是自己爱的那个人,这就够了。
安文逸正在努力不让自己显得过分喜悦,虽然他认为求婚多少是有些形式的。
他只是想考虑这会不会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对于双方现在的职业现状是否合适,是不是需要去查阅参考现有的夫妻间义务。
安文逸把所有的问题一个个排序和前辈商讨,提问的时候安文逸总是给人一种冷血不近人情的感受,字字珠玑。这样的性情,即使在兴欣那帮热血的家伙里也能很好的起到平衡的作用,即便在慢慢被沾染上些许热血气息之后,也依然被保留了大半。
张新杰是做过准备的,回答起来丝毫没有犹豫。
“文逸,这只是个仪式,如果你想参考法律书籍我把相关文档发给你,至于义务,首先我想我们没有分担家务的计划。”张新杰简单地把缘由和初步的安排做成了文档发给了安文逸。
或许安文逸爱上张新杰的理由之一就是张新杰能消除他所有的困惑,这大抵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像往常一样和前辈道了别,安文逸下线前刷了下职业选手群。群里有wifi能上线的前辈正在叫苦不迭,求着赶紧结束陪女选手的逛街活动。
在通知队里的人之前,安文逸先收到了父母的电话,简简单单的一句“想清楚是这个人的话就结吧”,却怎么也藏不住自己母亲背后星星点点的抽噎,应该是喜悦的。

19:00 8/8(瑞士时间12:00)杭州
战术大师少有失误,但在通知其他职业选手这件事的时候,他显然忘了安文逸还在“狼窝”里待着呢。
“哎呦,包子你快去把小安绑了拷问拷问!看看我真诚的眼神告诉我你们是多着急?”方锐的话多少带着些抱怨,不知道是因为林敬言还是因为做了一天的苦力。
俗话说一个人知道了即全体都知道了,不过因为这个消息,逛街的几位得以回宾馆,所以偷偷在心里感谢张新杰的也不少,可是嘴上是绝对不能饶人的。说不唏嘘都是假的,荣耀联盟那么多年,明打暗打的也不少,但敢第一个结婚的居然是那个张新杰。
作为迎娶粉丝的典型例子,安文逸暗恋张新杰的时候看出来的人就不少,拿着别人给的女号就开始混入联盟的人可不是随便都能找得到。打的打,骂的骂,再加上顺便和韩文请敲诈聘礼的叶修(最后当然失败了),剩下来的都是祝福了。身在兴欣的安文逸同样也被围着。幸福感和快乐是慢慢涌上来的。和安文逸对比起来,高兴得快要哭出来的陈果就这么拉着唐柔看着微笑却不激动的他,这就是兴欣了。
谈到要不要办婚礼的时候,激起的是全体职业选手的八卦心。群里的刷屏速度已经快得看不太清了,被赶回线上的安文逸只好把群屏蔽了,小窗和张新杰讨论些细节。
地点在瑞士,仅招待双方父母和职业选手,以及安文逸的室友,做一个简简单单的仪式,所有亲戚会在回国后再聚一次。关于初步的要求,张新杰宣布得很简单,可以要上台发言的,但不要黄少天。
续签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在国内的抓紧收拾行李,手速快的就先过去帮忙。安文逸在准备好文件后就和父母以及其他留在兴欣的人去了瑞士。兴欣的众人一路上在陈果的威胁下,都装得十分正经。
安文逸邀请曾经的室友的时候,那人还在不停地抱怨自从他休学之后,自己是有多痛苦,还挂了不少科差点重修。直到他好不容易啰嗦完,听到安文逸到底想说什么后,也只是愣了一下。
“你小子一年多不见立马变成了人生赢家才记起我啊。当初讹我一个牧师号,现在居然脱团了,我他妈还没毕业呢,机票报销礼金没有你就等着我揍你吧。”
安文逸赶到瑞士后,忙着采购、定酒店,差点逼死工作人员。他和张新杰在结婚登记时爽快地签了字,互相道了结婚愉快。之后倒是花了很大的精力摆平众人不断冒出的奇怪点子,比如要是伴娘不够就用张佳乐,或是安文逸为什么你不穿穿婚纱,诸如此类。直到最后,二人准时地倒在床上,无意识地相拥相扣。

20:00 8/19(北京时间3:00)苏黎世
婚礼当天无疑是联盟里热闹的一天,虽然对于一部分人来说他们的计划是不让联盟第一牧师的婚礼不至于太无聊,不过在张新杰的严格把关下,一些大家都喜闻乐见的场面,比如主婚人是周泽楷,证婚人是黄少天,都被掐死在第一时间。
韩文清一个人拿着证婚词的稿子坐在门口,前面的桌子上放着的签到本很是扎眼,做一个烂一些的比喻,这本有着几乎全联盟大神签名的本子就和野图boss身上的肉一样。今天外国友人终于有幸见一见这位霸图队长,虽然友好地打了招呼,但是不免赶紧签完字加快脚步,避免将自己的钱包交出去做礼金。因为邀请了外国职业选手,张新杰原本便计划免了礼金。
安文逸亲自和那位瑞士的女选手道了谢,坐着等穿着简单晚礼服的苏沐橙最后在他头发上揩点发胶,一边看着各种人里里外外地忙来忙去。
最后被确定做主婚人的是轮回的方明华。婚礼的仪式被简化了很多,仪式结束了就留着闹腾。
所有人对这场婚礼都是期待的,或许期年之后该退役的都退役了,也会收到不少曾经的对手或者队友的请柬,但是这一场一定会被大家记住,这是他们俩的故事,也是所有人的。
“老张,要开个好头啊。”拉开门的叶修手里提着个塑料袋,叼着根烟,无视了门口禁烟的牌子,然后找了张椅子。
“打包的?”
“瑞士的饭店还有卖西红柿炒蛋的?这可是哥自己做的,要是能打包我还不提着西湖醋鱼?”
张新杰唯一通过的提案,是怕吃不惯西式自助餐的人饿肚子,能带点菜就带些一起拼着吃。“中国人生的是中国胃。”这是大多参加完国际赛的人总结的。
很难想象这些身价不菲的人看到队友拿来的一盘炒青菜时的表情。不过安文逸想想自己的队长,很有可能摆了七八包方便面,一句“要什么口味的哥来泡”的情形,便赶紧提议禁止了方便面。
大家带来的大多是家常小炒,以试毒为名义偷吃的人不少,悉数被陈果撵了回去。现场很难找到比陈果更忙的人了,不少人说兴欣是要嫁女儿了,看起来也不为过。陈果生怕安文逸一会儿吃不了东西饿着,就先找了点吃的。当初被安文逸气得慌的她,对于荣耀也只能说是出于爱,而兴欣带给她的不仅是热血和爱,还有一部分的冷静和理智,其中一部分来自安文逸。可是到了安文逸的婚礼,那个当初热血的“傻大姐式”的老板娘多少有些回来了。
端着碗里的大杂烩,安文逸有些食不知味。
最后一遍和方明华核对流程,外面黄少天吵吵嚷嚷的声音早就传了进来。安文逸少有地感到了一些不真实,大概是有些缺觉的缘故。昨天晚上安分地睡了两个小时,他就再也没办法找到倦意。他固然是幸运的,他结婚的那个人是自己爱的那个人;他也是不幸的,被摁着嗑了三杯咖啡,抹了很多遮瑕膏。
张新杰就站在那里等着他,看着他的白西装,红玫瑰,一步隔千里。

那是联盟的特产宣誓方法,两台电脑,一张大屏幕,幽幽的蓝光,和脱口而出的buff名称。
你给予我希望。
嘴唇贴合嘴唇,渴望绵长却又必须蜻蜓点水。
脖子上不同款式的戒指被准确地卡在了对方无名指上,刻着荣耀的面朝上,你的名字在内。

胡闹时间一直是快乐的,不喝酒,就一杯杯地灌果汁汽水,以及回答各种问题。
“抢boss怎么办?”
“忠于队伍。”
“电脑只有一台怎么办?”
“再买一台。”
“钱归谁管?”
“经济独立。”
张新杰和安文逸这两个理智的人表示,这些问题完全没意义。
等到带来的菜大多进了外国友人的肚子,果汁大多进了他们的胃,也是半夜该睡觉的时间了。宾馆的床头摆放着裱在相框里的结婚照。

一样的白西装,红玫瑰,被横着抱起的安文逸一只手搭在张新杰肩上,盛开的玫瑰撒着花瓣。
“今天真是闹了很久啊。”二人相视一笑。
耐心的等待,换来的是长久的亲吻。
而未来才刚刚开始,一切将交由彼此去证明。


Fin.
诶嘿嘿看完不要打死我,不要打死我就好了!写的不满意千万不要打死我!!!

评论

热度(52)

  1. 皮的蛋卢木_岩融痴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属于我们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