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21cm】韩安 相对不同

相对不同
韩文清×安文逸 by文子
【后面有……小孩子不可以乱看的东西哦!】

霸图的韩文清是条汉子。
安文逸敬韩文清。
安文逸喜欢韩文清。

这三句话代表着很多意思。

按照安文逸目前的人生历程看下来,大致是有点意外。
兴欣的理智派小奶花爱上霸图硬汉,像是一个拉郎配的故事。这一切要从安文逸粉上霸图开始。
安文逸是标准的理智派,霸图韩文清的战斗风格,却让他少有地感到了一丝叛逆的快感。重拳一击而落,打掉的不仅是敌手的血,连带着安文逸内心被抑制的热血,也在那虚拟的战场上被一点一点地释放。
他喜欢那个一往无前的霸图队长。

安文逸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十分勇敢并且豁达的人,理性一部分源于内心深处的懦弱和保守,不会过分投资,不会付诸冒险,取而代之的是理智地去尝试,认真地评估他所喜欢的事物,尝试,再评估,再尝试。要是认定不合适,那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爱好罢了。
但韩文清不同,而他却敬畏韩文清用重拳开下的血路,一拳一挡揍得结实。
只是有时候,这拳头像自己挥出去的,结果打在了自己心口,怪怪的,有些不爽。
不爽来自于何处呢?他想了想,大约是霸图的副队长张新杰吧。
张新杰是出了名的严谨,作为黄金一代中的战术大师,大部分的指挥都由他部署。安文逸观看比赛时,在大漠孤烟血条大涨的时候一边叹服张新杰的治疗手法,一边心里存着点膈应。

霸图的副队长是个牧师,而安文逸玩的也是牧师。
其实男人也是有嫉妒心的,且发作起来比女人的更可怕。但安文逸自认为说不上是为此嫉妒,仅仅是偶地的感到一点点的无奈。而所谓的不爽,也应该不是真的。作为一个霸图粉,张新杰是霸图重要的一环,他欣赏甚至崇拜张新杰的战术风格,井井有条,让人看着舒服。
但是安文逸完全不明白自己偶尔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从何而来,只觉得纯属自己膈应自己。最后他也并没有多想,彼时还是一个大学生的安文逸并没有过多地深究。荣耀还只是一个稍稍有些不普通的爱好,直到叶修找到他。
但如果他有个比较专业的女性朋友,他会早点知道这种很真切的不爽,又名吃醋。尽管很微弱。

叶修找上他的时候,所说的话字字珠玑,安文逸听着很受用。
劝导一个理智的人需要好好坐下来慢慢和他瞎掰——当然叶修并没有和安文逸糊弄的意思。安文逸得到了他所有需要弄清楚的信息,以及没有预料会听到的,包括对未来账号卡石不转的去向的推测。答应了叶修,安文逸准备着手和家里说明情况以及办理休学手续。等他差不多理清思绪,准备安安静静睡觉的时候,他才猛然发现,要是他们真的通过了挑战赛,和韩文清同台,就是铁板铮铮的事实了。
今天晚上的安文逸,感觉不太好。加入战队是每个荣耀玩家都会有的一点点奢望,现在他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并且也有和自己喜爱的选手竞技的机会,安文逸思来想去,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点激动的感觉,只不过转瞬即逝。从凑齐一支队伍开始,这支由叶秋带领的战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眼下确实还远未到激动的时候。

小手冰凉的帐号卡是安文逸的室友拿来的,听说那女孩子是他发小,他也就没吐槽室友拿这个捏得很漂亮的女号给他用这件事了。
不过安文逸室友倒是挺感谢他发小。自从他的室友用了这张账号卡,每天都要重申自己是纯爷们这个事实。偶尔让这个“冷血”的室友这样吃吃亏也是一件乐事。
尽管这号给了安文逸,那个女孩子也会经常来问问小手冰凉的近况,牧师算是个不容易上手的职业,放弃牧师后,她转练了其他的职业。安文逸把所有事儿都交代了,并且把账号卡卖了两千块的结果告诉她,询问是否需要按比例支付给她一些。
“既然送给你了就好好拿着啦,记得给我寄一份叶秋的签名就好。”那女孩说。
但正所谓一个人知道了,所有人都知道了,拉着安文逸入坑的室友知道后不停吵嚷着要霸图队长韩文清的签名。安文逸给烦得,表示你当这月刊少X吗!
一个人的吐槽能准确地反映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这一点确实不错,但若是把自己当做少女漫的女主角(伪),真的不太好。韩文清只是他的偶像罢了,安文逸最后认定着,似乎也没什么不妥的。

加入叶修的战队之后,“韩文清”和“霸图”两个词就被安文逸暂且扔到了脑后。
不用看都明白,他是目前队里操作的倒数,连运用起高三养成的优良熬夜技术,也还是没能做完一套基础训练,最后把抢boss的机会也放弃了。
通过挑战赛,成为一个职业选手,安文逸为了这个目标也放弃了很多,从一个按照自己计划,按部就班地准备踏入社会的大学生,到暂时放弃学业,为成为一个电竞选手做出自己的努力,所有的改变都这么一点点地发生了,伴随着埋藏在心底的另一个愿望——进入联盟,见到韩文清。当然这个愿望被暂且地封存起来,和之前看比赛,在网游里和公会抢材料,和同样水平不高的室友下本的记忆锁在一起。
目前的安文逸离这个目标还有点远,挑战赛最后兴欣对嘉世的比赛,安文逸几乎是靠满场跑来撑住自己的血量,寻找机会,站桩,然后治疗。
好在他们赢了。
如果说莫凡是那种激动但是几乎不表现出来的人,那安文逸应该是表现得有些平淡但心里也很激动的人,只是出于礼貌表现得不太多。他们做到了!从网吧走了出来,从联盟主席手中拿到资格书之后,安文逸也是一个完全职业的电竞选手了,尽管还不是非常强,但是起码他成功了。所有这一切要感谢叶修,安文逸起初就不是一个脑残粉,也没有因为自己支持韩文清而过分讨厌叶修。胜负无常,仅此而已。

有的钱拿,见到了自己喜欢的选手,这两项算得上意义重大的事情,安文逸在一天里面都完成了。
联盟的职业选手有个QQ群,今天正式成为被联盟认可的队伍,兴欣战队队员也被纳入群组。因为兴欣的队长是叶修的原因,又因为挑战赛的出色表现,安文逸进群的时候,除了今天战败的嘉世,大多数的联盟大神都在。
大概是叶修刚才对所有人表示了大致意思为“哥回来祸害你们”的类似语句,黄少天冲在前面骂个不停把屏幕刷得飞快。叶修当然没有理他,嘱咐了一句“包子别玩脱了”就准备自个儿下线了。魏琛和苏沐橙等也早就在群里,包子天生的自来熟,到最后不知所措的好像只剩了安文逸一个人。安文逸看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韩文清后也准备下线,不过他今天已经足够满足了。
但叶修这个人,他总喜欢制造一些小惊喜,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基本只有惊,喜的大概是叶修自己。
“老韩,我们队的牧师要份你的签名,人家挑战赛表现得很卖力的,意思意思你赶紧签张寄过来呗。小安你别客气啊这里人很多的,要谁的尽管说。”叶修下线前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在群里说了这么一句。
叶修的确知道安文逸的室友向他敲诈签名的事儿,因为礼节,叶修的签名安文逸很早就给了小手冰凉的原主人。安文逸也不可能想得到叶修会在今天提这件事儿。看韩文清早先并没有出现在群里,也算好消息。
不过现实和梦想终究是有很大差距的,没过一会儿,韩文清在看到叶修的公屏消息后干脆利落地发了一句“胡闹”。
事实上,选手问选手要签名也不是一件罕有的并且听上去很奇怪的事,安文逸决定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他也不是很避讳,简单地解释了朋友得知他休学的事。
“非常抱歉,这件事只是朋友的玩笑,不方便的话也就不麻烦韩队了。”安文逸当时也没多想,本着第一印象至上的原则,赶紧解释。

但是韩文清收到这条简讯的时候,直勾勾地瞪了一会儿,确定这个语气这个腔调,不是自己的副队长发来的消息。
韩文清也关注了挑战赛的总决赛,这个牧师的操作可以说是一塌糊涂,但虽然手速不快,意识却是很好。安文逸是从霸气雄图七分会出去的事儿韩文清听说了,凭叶修那张嘴说动一个牧师没那么难,但是眼前这个叫安文逸的牧师感觉上有些特别。至于是怎么劝的,战队私事,韩文清也没功夫打听,就算是霸图公会出来的,照揍不误,一切赛场上见分晓。
另一边的安文逸三言两语把室友的美梦冷静地灭了,大概韩文清压根也不关心这件事儿,他想。虽然合情合理,心里却是微微的有些失落。
他不知道的是,屏幕那端的韩文清真的砰地站起来摸了张纸签了名,找人负责寄了过去,他觉得安文逸倒也是个为了朋友讲义气的人。
地址是叶修给的,后头还附话一句:咱们的小牧师也是你的粉丝,要不你多签一张?

三天后,安文逸收到了快递来的文件袋,一张纸,一个签名,夹带了一张纸条——“要就自己来拿。”
他应该是知道了自己曾经是霸图粉的事吧。
韩文清的字和他的人一样,大气,一笔一画透露出一往无前的力量。安文逸把纸条拿走,其余的东西很快原封不动地寄回了大学里嗷嗷嚎叫的室友手里。
当做收藏,挺好的。
如果韩文清知道这张夹带着的纸条会给安文逸带来多大的驱动力,他大概还会写得更多。这个牧师同样也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理智得要死。不过这也好,韩文清喜欢有话直说的人。韩文清对安文逸的印象一直很好,安文逸收到了东西之后发消息告知了他,这使得好感愈发增多。
而安文逸的胆子渐渐大了点,每天说个早晚安,或是霸图比赛前预祝顺利等简单几个字。
韩文清以前倒是很少上什么聊天软件,一是没什么人找他,二是浪费时间。但是最近霸图队员和职业选手群里的人都发现韩文清上线的次数有点多,虽然每次只是上个几分钟就下去了。
难道老韩这是要讨媳妇了?这个是很多人都在考虑的问题。
韩文清一向是有事找就回的人,大概最后也是习惯了安文逸的早晚安,他也养成了早晚上qq的习惯。相较于霸图稳定的作息时间,兴欣人的作息完全没有那么苛刻,谁早谁晚也不一定。当所有队员有一次听到训练正式开始前电脑噔地响起提示音,连张新杰也开始考虑韩夫人存在得可能性。

常规赛中后期,安文逸的优势慢慢地在流言蜚语中被挖掘出来,挨过了这个阶段,也就快过年了。
新年给安文逸带来了一张新的账号卡和新的问题。
用一句时下流行的话来说,这个世界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同样作为牧师,安文逸被人生生比了脸。那本是联盟里面无伤大雅的一个玩笑,同样戴着黑框镜、同样玩牧师的安文逸和张新杰看起来确实有几分相像。能和自己崇拜的选手长得有点像,安文逸自然完全不会介意。
但是同样的议题到了急于发泄的人的手中,就变成了他与张新杰相似,但远不如他。从风格技术甚至最后比到了外表,论题论点论据,整得像篇议论文一样。安文逸起初并没有理会它,过万的点击量和转载,自己粗粗看一遍也就不再理会。
再后来,季后赛兴欣打败霸图进入总决赛,简直就是在打原作者的脸。安文逸不理会它,并不代表他不会发作。在与轮回的总决赛上,被无视的痛苦和压抑在心里的自卑感,突如其来地吞没了他。打一开始他就算不上是很优秀的牧师,靠着努力,奋力地给所有黑他的人无情的耳光。可是现在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分量到底有多少,关于他,关于张新杰,还有韩文清。
叶修很欣赏安文逸的理智,换了别人就算自己怎么说也大概不能立刻在赛场上作出调整。和大闸蟹一起捆绑销售的草绳,最后在敌人准备拆螃蟹煮的时候狠狠划破了对方的手。
兴欣也最终拿下了冠军。

“你也是拿过冠军的牧师了,好歹人家张新杰也就一个。"庆功会上,看到了安文逸的叶修这么来了一句,让好不容易和大家一起闹的安文逸有些错愕。一个赛季以来,兴欣对于安文逸,像是一种最不理智的对待。而兴欣没有放弃他,还有一个人也没。
比赛结束不久,安文逸的qq上就收到了韩文清的消息:
“在场上发愣像什么样?”
韩文清的风格,出口的第一句竟然是训斥。韩文清心里叹口气,他想他是否该说一句“你也是个很优秀的牧师”。
关于拿张新杰和安文逸比较的那个帖子,韩文清是知道的,他原认为安文逸几乎是不可能受什么影响,怎么偏偏总决赛的最后关头出了个岔子。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件事的始末叶修知道得清清楚楚。好人要做到底,叶修私下里小事化大说重三分添油加醋地提点了一下老韩。韩文清一脸黑线地听着类似于“直接床上搞定”的不靠谱理论。
韩文清觉得安文逸挺好,同样拿张新杰比较,安文逸多有理智、现实,擅长分析利弊,却并不是一个刻板的人。在韩文清看来,吃东西就要大口吃,想说话就要大声聊天。张新杰在各种生活细节上让韩文清只能做到尊重,而非学习。
安文逸的思想其实很容易理解,纵使再理智的人也逃不过情这一关。而对于自己的偶像其实喜欢自己这件事,大概没什么人敢去考虑。爱一个人是冲动的,但是如果一个人为此依旧理智,那爱的程度必定是很深的。安文逸意识到自己的所谓的崇拜并不是他认定的那样也是不久前,张新杰的一句“你喜欢韩队就够了”,让他忽然放下了膈应和醋意。而韩文清是否对自己也是那种感觉,依旧是他认定无法判断的。
至于张新杰,是被叶修拖下水的而已。

他给自己一个夏休期的时间。结束了,即是停止。
第十赛季后的夏天,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韩文清,放弃出战。安文逸本来以为他能见得到韩文清,他和兴欣的入选队员一起去北京,顺便回大学去一次。结果该逃的还是逃不掉,安文逸在机场看到了霸图队长,不出意外应该是来送张新杰和张佳乐的。
夏休期不管怎么样忙碌,也是会休几天的,最后安文逸算是尽地主之谊,和韩文清逛了一天北京。韩文清的飞机三天后走,安文逸也只是准备回学校看看就走,结束了送机任务的他,像是和自己较劲般地跟着韩文清找宾馆。
这些天送机的荣耀粉多,宾馆倒是不好找。最后两个人开了一间房,标准的罗马假日剧情。结局也应该一样,安文逸觉得。
这不是不理性,这是理性想要制造一个机会。

安文逸洗澡出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休息。在北京逛一天自然是不轻松,安文逸探头看了一眼,应该是睡着了。
安文逸低头吻了一下韩文清的脸颊,只吻了一下。这应该是一个悲切的吻,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安文逸心说,起码我不是什么也没有做。
那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因为韩文清压根没睡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就这么吻他,但显然也没有必要说出来。接下来的事很顺理成章,安文逸刚洗了澡,韩文清看着他盯着自己的表情从震惊转化到惊恐,伸手一兜,居家服很容易就卸下来了。

韩文清的吻和他的风格一样,霸道,横冲直撞,像是撕咬一般。
他算是见识到了安文逸的理智——对方显然没有计划进展得这么快——花了点力气把想挣扎的安文逸摁回去。如果他们谈恋爱的过程比较按部就班,韩文清可能会停下来让安文逸考虑两秒。可惜没有。
安文逸的紧张溢于言表,扩张的时候身后不自主地夹得紧紧的,手指都伸不进第二根。
“放松点,难道我很可怕?”韩文清心里觉得好笑,手指加快了速度出入起来,磨人的性事可不是他的风格。看着想叫却强忍着的安文逸,韩文清只想选择让他喘不过气。唇齿间泻出呻吟,乳首被舌头的舔舐磨得红肿,渐渐湿滑的甬道逐渐适应了体内异物的侵入,一点一点地倾泻着快感。安文逸第一次觉得有点想要的念头。
待到三根手指勉强能够进入,韩文清估摸着差不多了,抽出了手指。手指拔出体内,牵出的银丝被悉数抹到小腹上。他托着安文逸的臀部让他面对自己,下身挺拔的欲望对准刚刚润滑过的穴口一下子就进去了。
事实证明什么样的扩张面对韩文清的尺寸来说都是徒劳,庞大的性器撑开穴口,连续不断地抽插动作起来。汗水顺着脊背流到交合的地方,他看着安文逸泛红的脸,阖着眼睛接近无意识的呻吟,全然放弃理智的样子——这一切,只有自己看得到。
“啊!慢点……”安文逸终于也屈从于快感的侵袭,高高低低地叫喊出来。所有的呻吟对于韩文清来说都是一种褒奖,让他只会更加一往直前地攻城略地。所有的力气集中在头部,向着那一点进攻,手也不停歇地抚上对方的茎身,跟着抽插的节奏撸动。

安文逸最后倒在床上的时候,脑子里几乎不剩什么了,悲伤,惊喜,恐惧,所有矛盾的复杂的情绪全部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只知道刚刚身边的人用行动告诉他,他同样爱自己。
还想摸下床洗个澡的安文逸却又被一把摁回床上,“怎么还有力气折腾?睡。”被按回去的下一秒,他就被射精后巨大的空虚感层层包裹,沉沉地睡去。
或许是事发突然,二人双双醒来的时候还是凌晨,清洗干净后才发现连晚饭也没吃。韩文清下楼带了两盒泡面,付钱的时候顺手买了几个安全套。起身重新戴上眼镜的安文逸脸上没有了红晕,镜片被雾气熏白,看上去脸又有那么一点微红的感觉,又是另一般诱惑。
韩文清手里捏着安全套,心想自己有些失血过多,需要一个治愈术。

第二天,二人乔装打扮一番,找了个网吧玩荣耀。拿着小号的安文逸治疗了一次韩文清,看着拳法家在前势如破竹地冲锋,安文逸找准了适合的时机,刷上一个大加。
似乎也很有默契。
待到安文逸探访完学校,韩文清直接把他捎回Q市玩几天。他请安文逸搓了顿酸辣粉,没有十分之七勺的醋,韩文清一勺一勺舀得利落,却依然酸辣得恰到好处。
“吃这东西还是要凭手感。”
“是的。”
一个人回H市的安文逸坐在机舱里,看着渐渐远离的地面。韩文清一直送到他安检口,招了招手看着安文逸的背影离去,随后也搭上了返回霸图俱乐部的计程车。

安文逸坐在飞机上狭窄的座位里,心思飞扬。
夏日的战争硝烟不断,有荣耀的,也有爱情的。以爱化拳,击破所有的障碍,而我静静地手执十字架,在远处遥望,或许你的伤不由我治好,但是你的心,我医。

-END-

这是给韩攻本《21CM》的文。


这本正在通贩:通贩地址


非常厚实的一本砖头本,很惊人。图片啊各种信息在:【韩all】《21cm》余本通贩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