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光 103无料全篇发布嗷

     感谢大家领完了我的无料,非常感谢,这是今天最开心的一件事了,现在把全文放出来。需要自印的gn可以私戳我。谢谢大家,鞠躬ing

     送给自己,学妹,以及朋友。

     向Dasiv的作品Time致敬。萨汪你没有来领呜呜呜好伤心好吗。然后at一下只要看一看的腰子。@Dasiv  @靴下猫腰子    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嗷

1

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林敬言都是一个初中毕业的,高中顺便也一起在一个学校念完了。在加上几个同校的朋友一起聚会的时候,张佳乐趁机对这个顺便两个字表示不满,“什么叫顺便,多大一件事儿能用顺便这两个字修饰么?!”

2

张新杰来了一句,想想老山界的故事。张佳乐就不说话了。

他们所有人都挺怀念自己的初三,只是和他们之后的生活比起来,当年再大的困难都已经觉得没什么了。

至于老山界那个梗,是他们初二学过的一篇文章,大概叫什么……翻越老山界什么的,讲的是长征途中红军经过老山界,不畏艰难险阻的事。刚好那时候临近家长会,他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以此为比,教育家长,现在的困难到了以后根本不算困难,就像红军翻过老山界以后一样,翻的时候很艰难,翻过去以后想想根本没什么。

3

这句话他们班主任到是说对了,但是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还不能很好的理解吧。直升考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头等大事,哪管什么老山界高不高之类的。

不过直升考倒是挺难的。

4

从中预的时候老师就拿直升考忽悠他们。此后每年学长们直升考一考完上至初二下至中预全校的老师都在给学生报今年的升学率,就怕学生不知道有这么个考试。

韩文清他们上的这个学校说起来也是名校,每年一万多个人报名最后才取不到500个。初中部高中部都有,初三上半学期期末再来个直升考,又刷掉一批。

等到韩文清他们升上初三的时候,老师终于摆出了一幅反正还有四个月你们爱读不读的表情,不过那时候不需要提醒都是人人自危。老师总算觉得她三年的洗脑总算没有白费。

5

韩文清他们几个都是一个班的,张新杰的成绩是一贯的好,张佳乐考试总差那么一点点,韩文清一开始成绩不怎么样,花了三年也爬上来了,林敬言也是。总之这些人都不怎么太担心,考就考呗。其实除了张新杰,其他三个人的成绩都几乎是卡着上届学长们的录取人数线的。韩文清排林敬言前面几名,张佳乐是线后面的一两名。

就算是危险又怎么样呢,考试心态最重要。这几个人可是班里出了名的心态好,考就考呗。

6

结果摸底考的时候,这句考就考呗就给吃肚子里去了。

出考场的时候,张佳乐嚷着说连张新杰都觉得题目偏难。韩文清倒是淡定不少,“每次考试不都难么,管新杰什么事?”

“老韩,每次张新杰出考场都会报第几题第几题是做过的或者是有多少相同类型的题,这次他居然只说了题目难。你说这种情况发生过多少次?除了全班都只考了三十几分的那次。这才摸底考好不好?还要不要学生活。”

张佳乐在考完第二门以后彻底泄了气,一个人在前面走着。

初三的学生比较惨,其他年级都是开学第一天发书第二天摸底考,初三第一天上午发书下午摸底考,第二天继续考,所以今天已经算是考完一部分了,楼廊里到处都是鬼哭狼嚎。韩文清回到班上的时候张新杰已经在位置上了。

“怎么样”“题目确实很难,但是也不是无据可寻。”“老题新出?”“算是吧。”“考的怎么样?”“填空做的没解答好。”

7

结果考试卷发下来以后,张新杰填空比解答好这就是后话了。

至于这几个人是怎么熟上的,还要感谢他们以前的外教。那个外教其实挺可怜的,听隔壁班说某节课他和自己的学生哭诉自己被女友甩这件事,还一直把元这个字写成兀。总之期末的时候他要求做个小组展示,这个四个人就凑一块了。

原因不言而喻。

8

不过他们都交到了朋友,挺好的。

9

回家后韩文清进了他们四个的qq群,名字从中预到现在都没改过,期末小组展示讨论组。群主张新杰。之所以这个群一直没改过名字,出于张魔王大权在手。

韩文清到家的时候线上应该没人,韩文清家离学校最近,张新杰回家路上坚持不用手机,张佳乐住的远,林敬言住校,有宿管看着。

韩文清问了问明天的考试时间,刷书去了,说起来明天的考试挺头疼的。

10

明天摸底考化学。

11

可是他们还没学过化学。

12

虽然班主任竭力安抚他们只是考考常识,可是考完两门以后已经没人信她的话了。

要是考常识还用考吗?

13

张新杰回家以后直接把考试安排成群公告,顺便更新了群文件“中预至初二科学课本有关化学部分整理”。

韩文清觉得化学应该是势在必得了。

在韩文清他们学校,没挂科就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有时候第一名都及不了格。

14

倒不是韩文清张佳乐他们不思进取,只是只有张新杰才会做整理笔记这件事,也只有考试前几天,其他三个才会系统的复习一下。

15

韩文清语文特别好,所有人都挺震惊的,主要是作文好。

张新杰语文也挺好的,可惜作文不太好,因为张新杰直升考肯定没问题,语文老师直接给他发了张议论文写作技巧,虽然初中不让写议论文,不过代表学习拿了挺多作文奖,写的全是议论文。

16

张新杰给的材料除了石蕊试剂酸碱红蓝之外,还真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17

吃完饭以后张新杰主动敲了韩文清。

能让张新杰主动找人其实还挺难得的,不过一找就一定是大事。

“韩队,明天开始我是你同桌。”

“怎么回事?为什么把你后调了?”

“没,是把你位置往前了。”

张新杰觉得要是自己没喝韩文清说明白,韩文清很有可能会问要不要一个电话给班主任了。

18

韩文清绝对绝对不是要打恐吓电话,张新杰太了解他了,他只会向老师要个说法。事实上3年韩文清就骂过一次人,不过他个子高大又长的有点凶,他们班上的人说韩文清以后不是警察就是黑帮老大,所以叫他韩队或者老韩。

刚进来的时候韩文清成绩并不好,导致几乎没人能和他正常交流。

19

张新杰倒是一点也没产生过韩文清很可怕的这个想法,虽然在那个小组展示之前和韩文清的说话次数并不算多。

其实所有人都觉得韩文清一定当过混混,结果被张新杰他们感化了。因为和韩文清接触多了以后大家都觉得韩文清是个挺好的人。

但其实真正混的是林敬言,只是谁都没看出来罢了。有一点韩文清很欣赏林敬言,他永远不会把麻烦带进学校里来。

20

记得有次出来玩的时候,林敬言脸上一条老长的口子,后来让张新杰包扎的。说是带着方锐和一群高中的干了一架,赢了。

韩文清就留了一句话,“以后打架伤口处理完了再出来。”

21

张新杰给韩文清的解释是大概老师挺看好你的,想把你往前调一掉。可是韩文清那高个子,怎么会和张新杰坐同桌。“老韩,你比我高四厘米。”

韩文清老忘新杰就比他只矮四厘米,应该说是完全不记得具体的数字。

22

张新杰的位置是他自己选的,据他说那里反光的区域最小。这就叫成绩好,有特权,不过张新杰也就用过这一次。

反光的确挺讨厌的。以前每几周座位都要向左平移一次,只要遇到谁坐靠门或者靠窗了,这四个人就要互相接济笔记。通常是韩文清抄张新杰的,要是张新杰坐靠窗了就抄韩文清的。

因为张佳乐他记不全,林敬言还要抄一份给方锐。

23

张新杰说这个学期位置不怎么会换,不用担心反光。

“那行。”

“明天化学应该只考那么点。”

其实只要是张新杰理出来的笔记说出来的话,韩文清都信。但是张新杰还是这么不痛不痒的补了一句。

25

结果第二天化学真就只考了一点常识。

出考场自然是皆大欢喜,老师趁机又敲了敲警钟,说以后再也没这么简单的考试了,可惜底下的学生权当废话。赶紧收拾书包回家。

26

韩文清回家后先补了一觉,假期补课很多,作业更多,做语文花了一个通宵,一天理出来一本中预到初三的所有文言文整理。

27

说到这本整理本,韩文清用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从张新杰起床,做到了张新杰起床, 当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比张新杰的计算的还快上了三小时。

第二天张新杰重新计算了韩文清的手速。

“比以前快。”张新杰挺平静。

“以后还会上去。”

28

初三的这个暑假张新杰没比韩文清好哪儿去,他们一个补课班的。韩文清上多少课张新杰也上多少。另外一点,张新杰从来都是十一点睡觉。

所以这次的暑假作业韩文清做的还比张新杰快。

29

摸底考张新杰不出意外的又考了前几。

只可惜当时学婊这个词还没发明出来。

张新杰指正,他只说了题目偏难。

但是没说他考砸了。

30

班主任这次倒挺开心的,他们班没垫底。

韩文清考得不错,比上次期末进步了五六名。

31

考卷是考完第二天就发下来的,当天分数和排名全部一并发下来了。听语文老师说她昨天两顿饭没吃,就为了把这些卷子批下来。

当天张新杰就把自己的摸底考总结写出来了,韩文清就坐在张新杰旁边,第二个收到了一份。

有了张新杰的整理,他们四个化学考得都不错,被老师夸是有常识的正常人。

32

在此说明一点,除了张新杰,其他三个不是什么不学习的学渣,不能因为有张新杰这个强大的资源随便下定论。只要是能过直升考那条线的,哪个没拼命?

33

韩文清是从倒数爬上来的,比谁都拼命。

34

张新杰给韩文清写了三年的考试分析,预测他下一次的排名。这些数字大多数被韩文清一个一个地实现。张新杰在给韩文清的每一篇考试分析的最后都会写上“一如既往”这四个字。

有时候韩文清和张新杰都觉得看着像教室里贴标语一样,但是这四个字还是被从一开始写到了现在。

像是一个承诺。

35

张新杰他们学校大概是全市管得最松的初三,四点就放学了,还有美术和音乐,虽然只有一周一节。

36

张新杰他们班的美术课老师大概就是个卖文物的。第一节课拿了张名片说自己是美术家协会的,一幅画能卖多少万自己还不想卖。到了后面几节课干脆开始给全班放自己去参加鉴宝节目的视频,拿了几个“老古董”过来让他们画。最后拿了几张唐朝仕女图过来要他们覆着硫酸纸拿工笔描。

虽然所有学生都把这个老师当笑话,但是难得的休息时间谁不想要。就是画的好点差点的区别。

于是第二节课韩文清画的瓶子和张新杰描的仕女图就上了黑板。

“你们看看这两个同学,再看看你们?画的什么东西?美术课也是一门课,你们不能因为他不考试就不当做一回事儿……”最后他们美术老师还拿了张报纸出来讲美术课的重要性。还说以后要让美术进中考。

自此之后连美术课都没人要上了。

37

相比之下音乐课倒还轻松许多,看莫扎特的电影再写个两百字的影评。

张新杰说这里面的情节和历史不一样,不过电影一般都有改编成分的,交了一篇关于电影改编的小论文交了上去。韩文清写的是艺术渲染效果。

38

带初三这帮被直升考逼疯的熊孩子的老师都挺辛苦的,听说音乐老师收到了几篇写莫扎特和萨列里的爱恨关系的点评。

39

这种有美术课和音乐课的日子仅仅持续了一个月就被初三年级组扼杀了。

40

一个月过去了,月考又要来了。

10月份的月考定在国庆节上来之后,在被吐槽过难道初三学生就不能庆祝国庆之后,语文老师特别痛快地布置了一篇作文,叫写写我的国庆。美其名曰让老师也了解一下你们的国庆假期。

随着国庆节来的不只有作文,还有国庆大礼包。这时候各科老师最乐呵,开始比谁的礼包比较丰厚。

41

国庆的第二天韩文清打电话给张新杰,“几点出来写作业?”

张新杰认为去咖啡馆还是太分心,最后直接跑到了韩文清家里。

韩文清写完语文给张新杰核对,张新杰写完数学开始给韩文清答疑。

这叫两个人搭配做作业不累。

42

其实为了保证张新杰能在十一点准时睡觉,这种机制已经运行了好几周了。当然这是有前提的,毕竟语文以背诵为主,数学也需要有人讲。

43

这堆国庆大礼包张新杰去韩文清家吃了两天饭就顺利写完了。虽然食谱挺没心意的,基本上是食堂有什么新杰常吃的菜,韩文清就烧什么。

韩文清放的油比学校少。

张新杰挺开心的。

44

不得不说一个人写作业就是没两个人在一起舒服,并且韩文清张新杰这两个模范是不抄作业不百度答案的。

这直接导致了后面几天韩文清家又多出两双筷子,不过韩文清倒是不介意。

45

后来烧饭的人换成了林敬言。

46

张佳乐和林敬言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做完了作业。后来和张新杰一起干起了整理笔记的活。张新杰出复习卷。

如果班主任知道她班上曾经最不合群的几个学生现在是这样的话,她大概会很高兴吧。

47

其实她们班主任挺喜欢这几个学生的。她希望她教的孩子们都可以通过考试,即使事实上这不可能实现。

韩文清是班里负责催作业的,这个官从他中预就开始当了,方法简单粗暴,几个大字黑板上一写,作业就乖乖的放在他桌子上了。虽然一开始怕韩文清吼是促使这堆学生交作业的动力。不过慢慢的交作业的都勤快了,韩文清这个官似乎也没什么用了,至于为什么交作业的情况会越来越好,可以看看班级的黑板上,天天挂着直升考倒计时。

48

第一次月考刚结束年级组就催着开了趟家长会,家长会是开了。等着家长开完会的学生们通通跑到附近的商场忙里偷闲去了。

结果这次连张新杰都同意出去休息休息。

实在太累了吧。

不过就这么短短几个小时的家长会,这几个人也没法闹腾,充其量就是找个咖啡馆买点喝的继续写作业。

最重要的是几个人一起。

咖啡馆里放着公告板上最热的歌曲,张佳乐开心地就这么有两句没两句地哼着。月考完各种排名和大大小小的谈人生计划有条不紊地展开着,不过就算压力再大日子也是要过的。要过的,就要走下去。

49

家长会一开完,各科老师的办公室瞬间塞满了人,各种问问题的人塞满了整个办公室,这个时候绝对体现了高度的竞争意识,一堆女学霸拉着老师问问题,一问就是一节下课。

韩文清在办公室等了十几分钟,被前面的某科课代表一句“啊我应该和你说一声的,我问题很多的,你就不用在这里等了。”

张佳乐绝对可以确定这女的以前一定是被老韩差点吓哭的那个。

当然韩文清不会和别人计较。后来他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搞了个答疑小组。

其实和他们的qq群就是同一个。

50

之后,怎么说呢?无休无止的学习?还是早就被当成一种折磨,每个人总有一个这段会是这样的。

韩文清倒是每天和张新杰打电话,内容不外乎两种,答疑,和备忘。

每次考完试都是鬼哭狼嚎,该习惯的也都习惯的。

51

虽说韩文清和张新杰每天都会通电话,但是对着两个人来说其实挺不容易的。韩文清回家先睡一觉,通常写到一两点才睡,张新杰11点准时睡觉。时间能对上的少之又少。

张佳乐说现在每天记得最牢的是吃中饭,其他什么都不想记得了。

他们学校吃饭还偏偏不许讲话,吃饭还要轮到初二吃完了才行。

描述一下每天要吃午饭的时候,都是一个个猛虎下山饿狼扑食的冲到食堂。有些直接开嗓子吼,“再不吃饭就要被小中预吃完了!!!”

下去的速度比放学回家撤离的速度还快。

52

就算是在艰难的年代也是需要一点乐子的,比如他们班上的人写出的经典神句:我起床后,转身洗了个澡。

虽然谁都知道这哥们什么意思,但是仍然在讨论,这货是不是睡在浴缸里。

又比如一哥们给学妹的分手信,用三年了做开头,用了一串当排比,之后谁调侃别人都统一用三年啦……这个句式。

现在看看这就是一堆神经病。

但是谁又想这样。

53

期中考以后语文又新出来一种题型,叫概括主旨,就是给你一段非常俗气的寓言,叫你说中心,死了一片人。

不过这四个家伙都没死。

多好。

54

结果第三次月考,这四个人三个的排名都在往下跌。

离直升考还有不到一个月。

55

什么都乱套了,拿到月考的小分数条的时候,没人说话。

男子汉打了败仗,是不需要安慰的。

所做的一切,只有站起来。

56

圣诞节的时候,韩文清给了张新杰一块新手表,张新杰给了一大袋咖啡。

月考以后韩文清还是给张新杰打着电话,不过时间不长,也不怎么问问题,没来由的开始闲聊。

似乎不怎么符合这两个人的风格。

57

“韩队有听过The Fox么?”

狐狸叫是公告板上的一首神曲。

韩文清挂了电话打开音乐播放器的时候,直接加到了下载列表。

58

圣诞节,元旦,在上两天课之后放假一周,然后直升考。

59

放假的时候韩文清去了张新杰家。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话,两个人一张桌子,一个人一堆书。

60

至于往后直升考的所有记忆,韩文清和张新杰都记得不完全,只记得一堆人在考前围着老师握手,拜学霸,考语文前韩文清抱了一下张新杰,“考出来。”

61

每个灰暗的日子里,不管压力有多大,我们的身边都需要一个人,不管在一起的时间多不多,还是平平淡淡的几笔。

韩文清的身边总会有张新杰,反之亦然。

如果韩文清和张新杰没有互通过电话会怎么样?

大概谁也不知道吧,凭着韩文清的冲劲和张新杰的严谨,结果会怎么样。

只是韩文清身边确实存在了一个叫张新杰的人。

这个样子就够了吧。

62

真正当张新杰,还有韩文清,张佳乐,最后是林敬言坐在一起想要想想直升考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张新杰说除了灰色,卷子,还有一道光。

没人能真实的描述出它到底是怎么回事。

63

成绩出来那天,张新杰干了件事儿让所有人差点急死。

64

按理说直升考的成绩是班主任一个个打电话给学生的,结果那天太累了新杰直接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是九点,手机正在响。韩文清打过来的。

65

“抱歉刚才睡着了,成绩都出了吗?”

电话那头似乎是喘了口气。

张新杰当然过了。只是有些人是没有办法不担心的。

张新杰的未接来电一共有五十几个,看样子是轮番轰炸的结果。

66

韩文清只记得当时他们作文的题目叫心中的那首歌。

67

愿每个人心中有光。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