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安张 螺蛳粉

这篇是给张新杰中心本不转的稿子。。。来混更了hhhhh希望大家喜欢。

张新杰今天晚上选中的这家饭店似乎故意要和他作对,小小一家卖螺蛳粉的店,支在医院对面。开在这种地方,看来老板全然没有任何嫌弃它晦气的意思。   张新杰也向来不喜好风水之说,可是一碗螺蛳粉下肚,最后还是去了医院。   哈,真近,就在街对面。   好在今天晚上医院人不多。   安文逸刚到医院,拿着眼前这位病患的病历之后,有些错愕又有些好笑。张新杰,他认得,食评网上有名的版主,圈名石不转。   城里有名的老饕得了胃病,看来这家店是没法幸免了。   作为一个医生,安文逸没有提任何有关食评的事。例行询问了病人的饮食情况。   “今天晚上吃了螺蛳粉是吧。”“是的,就是街对面的那一家。”   城里有名的老饕吃了医院街对面的螺蛳粉,胃疼。这让安文逸有些苦恼,隔壁的这家螺蛳粉店,医院里大大小小的医生护士都是常客。倒也不是说味道有多好吃,只是图个近。但是好吃是起码的。医生安文逸拯救全医院的口粮保卫战似乎就要打响,又戛然而止了。   安文逸的晚饭吃的也是螺蛳粉,街对面的。饭点刚过,安文逸下意识的想捂肚子。但安文逸吃完饭的时间一定比张新杰早。

张新杰并不是因为吃坏了肚子,他是个慢性胃炎患者。

一个患着胃病的吃货必然有许多苦处吧。安文逸倒不是一个美食的狂热爱好者。做医生这一行能抽身投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不过闲暇的时间他也倒愿意去一些夜市和饭馆逛逛,好的食物自然具有抚慰人心的作用。以及可以在收到紧急电话,需要赶回医院时不至于太饿。这样的安文逸关注到张新杰大概是一种必然。对与食物中肯,严谨的评价,永远不会让一个热爱美食的人失去去处,听闻生活极其规律。但是张新杰似乎对夜市和过于辛辣的食物鲜少关注,今天也是找到原因了。

“我会开些胃药的,如果还有不适请及时来复诊。近期注意戒辛辣,石不转先生。”安文逸最后还是漏了嘴,不管怎么说,作为张新杰食评的一位粉丝,能在这样奇妙的境遇下遇到自己的偶像,也是一种缘分。

“你看过我的食评。”

感到有些惊奇的不只有安文逸,一个得了胃病的美食家和一个治胃病的医生的初见,就因为一碗螺蛳粉。安文逸临走前依然不忘嘱托张新杰,医院的口粮就在街对面,要是没了螺蛳粉的补给,医院食堂的饭菜可是要弄哭医院里的不少医护人员的。

结束了夜班的安文逸回到家后打开了网页,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石不转的博客里更新的是近期缓更的公告,张新杰历来是个没有拖延症的家伙,所以博客底下的一堆小馋虫自然也就只好敲着碗等着新的聚餐地点。安文逸随手回复了一句等“等着更新,最近可以试着找些粥喝。”并附上了几款简单的粥的制作方法。简单洗漱后带着今天有些幸运的遭遇上了床。躺在床上的安文逸莫名想起了两句俗语,第一句是民以食为天,第二句是病从口入。真是矛盾。

张新杰打开博客,在各种嚎叫着肚子饿的跟帖中,安文逸的回帖显得特别显眼。张新杰认出了那个一直默默回着自己帖子的粉丝,当然,现在是他的医师。他本以为小手冰凉这个网名的拥有者怎么样也应该是个安静的姑娘,不过是那样一个人也不错,纯爷们。

粥上锅煮着已经有一会儿了,慢悠悠的冒着泡,浮着的菜叶和浸在米汤里的肉丝配着饱满的米粒,不得不说是能够提起食欲的好物。

隔着张新杰因为螺蛳粉拜访医院的事过去几天之后,安文逸的生活依然照旧,相交于张新杰,他的生活要不规律上许多,不管是上班的时间还是一日三餐的保障。上回当着晚班的安文逸今天当起了早班。再见到张新杰,安文逸见着了放的整整齐齐的文件和病历,不同于上次,今天应该会是一个很长的问诊,好在最近来看病的人并不多,也没有碰上什么盛大的节日送来一波吃到撑的食客。

当然,安文逸也好奇张新杰得胃炎的原因,他见过的大部分病患都是些晚上不睡早晨不起,啃着泡面饼的人,通常都是拖得不能再拖才勉勉强强跑去医院看一眼。眼前的文件夹已经有了一定的厚度,定期复诊的记录等等层层叠叠的记录回到第一页,张新杰得胃病的原因是因为浓茶和咖啡因的刺激。

安文逸没有把张新杰和咖啡的渊源做一个侦探游戏般的猜测,既然已经有了病因。张新杰和他的那个文件夹像是一个声明,以后张新杰的胃病,归安文逸管。像是什么仪式一样。

张新杰对于自己胃病的考虑自然有计划。并且,他还欠了一份螺蛳粉的食评。

张新杰是安文逸今天最后一个病人。下班,正好六点,最佳的饭点。请张新杰吃饭就像考试一样,张新杰是出题的考官,虽然不是那种万恶的类型,但是满足张新杰的胃也需要安文逸的一番搜肠索肚,张新杰的美食地图遍布全城,还有什么地方还没有经受过张新杰的考量?大概就是夜市了吧,可惜我们的安文逸前脚刚给张新杰看了病,后脚带他去夜市实在不妥。

如果说请张新杰下馆子的难度是三颗星,那么亲自给张新杰下厨远远超出了系统的评测范围。

“前辈,来我家吃饭吧。”安文逸叫张新杰前辈,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在吃方面,安文逸要向他学习的还有很多。可是今天安文逸大概就要出师了。一个人住的安文逸也习得了点做饭的水平,不至于落到番茄炒蛋的水平。

安文逸拜托张新杰在他家门口等了两分钟,最后一次检查一下家里是不是有什么没收拾干净的,让张新杰挺好笑。请张新杰吃饭的人大有人在,除了朋友,还有有名的厨师。都说这些年头要给医生塞红包,反倒这回自己的主治医师要给自己下厨,张新杰除了觉得好笑之外,更多的是期待吧。不仅是作为一名食客。以及对于这个,刚见到第二次的男人的期待。张新杰承认安文逸是一个执着的人,小手冰凉一直是他的博客的常客,追着他吃过一个个地方,最后没想到又因为食物而相遇。

所以美食一直是个神奇的东西。

安文逸能在有限的时间里给张新杰准备的晚饭自然不多,但是安文逸保证绝对健康不伤胃。一些家常小菜,差不多正好是两个人的量。一张小桌子两把椅子,两个人凑在厨房里吃饭,在外人看来多少有点窘迫的味道,因为安文逸家实在有些小。

看张新杰吃饭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好在安文逸和张新杰吃饭都不喜欢说话。安文逸佩服张新杰吃饭能把饭菜分配到饭菜正好吃完,一个人吃饭的表现,表情,对于食物的偏好,到他吃饭的时间,都可以用来揣测一个人的性格。可是吃东西的本事还是享用他们不是么。有人说食物是纯粹的,所以一起吃饭是可以相互交心的,推出这一点似乎很顺理成章。

如果说张新杰吃饭从左到右吃的正正好好干干净净,那么安文逸大概是知道自己的胃口大小然后在彻底饱之前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全部吃完。

张新杰直到离开安文逸家前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礼节性的道了谢。这一点搞得安文逸很紧张。

在张新杰就诊一年后,还是那一天,张新杰又跑去吃了一次螺蛳粉,这次他没有一个人去,旁边多了一个安文逸。“前辈我必须保证你吃完不会胃疼。”螺蛳粉以它的鲜,酸,辣,烫受到食客的喜爱。这四点里的两天都是胃炎病人的大敌。但是张新杰还是来了,这次他并不像去年一样受到了胃部的各种攻击,因为他身边有个医生。哦对了,现在安文逸已经不只是他的医生了。大约一年前,在安文逸请张新杰去他家吃饭的之后几天里,石不转的博客里更新了一篇食评。简简单单的百来个字,所有关注着石不转博客的吃货们惊奇的发现了这是一篇给朋友的食评,没有饭馆的名字,评价的对象叫小手冰凉。菜单简单到两菜一汤,极简的风格让人摸不着头脑。

引用石不转的一句话,许多能做出华丽佳肴的厨师未必能炒好一盘青椒土豆丝。多少让人觉得有些深意,大概真的是什么神厨吧。

之后安文逸第二次邀请张新杰出去吃饭,去了一次夜市。白炽灯的橙光找着琳琅满目的小吃。

再之后安文逸表白了,张新杰也接受了。啊你问谁在上?有句话叫抓住了男人的胃就抓住了男人的心。毕竟,安文逸可是张新杰慢性胃炎的主治医师啊。

其实严谨的张新杰会跑去吃螺蛳粉的原因,是一年前自己无意在博客里问起美食推荐的时候,有个叫小手冰凉的粉丝说,我们这里有家卖螺蛳粉的,大家吃了几年了还没腻呢。

张新杰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叫一碗阳春面,讲的是一家三口每年去北海亭吃阳春面的故事,大概和他们,也有什么相似之处吧。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