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杜柔 opposite

Opposite

有人要的话cp弄无料出来

 

杜明拿着手机站在派对的边缘,看着被人群层层包围的好友从精心准备的大衣柜里钻出来迎接他的出柜礼。喉咙就像被什么哽住了一样,他不想一年后也被这样塞到一个柜子里然后再挣扎着出来,就像把原材料放进机器然后压膜出厂一样,在这个男人理应爱上男人,女人理应爱上女人的世界。 

 

“感觉不舒服?”他的好友方明华从人堆里挤出来,头上粘了几根彩带,走过来时还不忘转身拿着手里的饮料朝背后招了招手。交了一个女朋友方明华或许是圈子里最独特的一个。然而杜明很想成为第二个。“唐柔在对面那个角落,要不要换个地方?”杜明早就看到了唐柔,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色和朋友围在人群的外边举杯祝福。

 

杜明喜欢唐柔这件事轮回班上整个都知道。

 

那又是一年无辜的用真心话大冒险躺枪的故事,这个游戏设计的初衷估计就是为了想着办法八卦与想着办法寻找八卦而生。“既然大家刚刚拿到学号,学号是8号的去和隔壁班的5号打赌下次的考试成绩怎么样?这个要求很划算吧?”新生会上,轮回班的副班长给这个游戏打了个头阵,说是新生会,自然不能把刚认识不久得同班同学整得很惨伤了情面。

被嬉笑轰到隔壁班门口后其他人都用小时候习得的出众的捉迷藏技术听墙角,留拿着8号号码牌的杜明一个人在别人班拦人。“请问你们班5号是哪位?”

 

“啊?5号?你等着我去给你看看。”刚准备去搬书的陈果也是奇怪,怎么第一天找人就用学号的?“5号啊。。。唐柔?唐柔在吧?门口有人找啊。”

 

杜明后来回味过很多次那时候唐柔从门里走出来的场景,光线从对面的窗口进来,正好落在那扇门口。杜明的视线就从地面上往上升,看到一个剪着短发的女孩踏着太阳光走出来。她左右张望看到了等着她的杜明,礼貌地笑了笑“我是这个班的5号,我叫唐柔,请问有什么事吗?”“你好我是轮回班的杜明,我来找你打赌。”

 

“嗯?我可以问为什么吗?”“那是因为!”杜明一个激灵,想起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规则是不能说出来的,“不好意思我不能说!不过我想和你赌下次考试的成绩!”杜明说的是一抹溜。唐柔确是好生奇怪,但是比试的内容既不违反原则也是她所喜欢的。

 

“单科还是总分?” “总分吧。”“那就这么说定了。”杜明急于交差,很快的道了声再见,唐柔也礼节性的回应完就离开了。两个人在走廊的中间个向着两边走,但想的都是怎么赢了这场赌局。

 

那时什么也没发生,直到第一次考试完杜明看着一科一科的分数下来,唐柔的分数居然越累越高,直到第二次考试杜明还是没能超过唐柔,直到他听说唐柔和别人赌三科每门都要考到年级第一结果输的一塌糊涂,自己暗自有点儿替她难过的时候,直到年级里对唐柔的评价全在他心理生了根。说唐柔好的他在心里点赞说唐柔太狂的他有点儿想冲上去辩驳两句。杜明同学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男人应该和男人结婚女人应该嫁给女人的定理要在他这里栽跟头了。

 

他杜明估计和方明华一样,实属创新型人才,一定是这样的。

 

“柔柔,上次找你打赌的那小子是不是还没赢过你一次?”年级的校会课上,陈果偷偷推了推坐在旁边的唐柔“好像是的。”过了几个月,当初帮杜明把唐柔叫出来的陈果已经和唐柔混得很熟了,对与杜明找唐柔下赌注的事略有耳闻。“我就说嘛,柔柔那么厉害,那个人一定是来找茬的是不是?他也不知道柔柔你是什么样的人就敢来。我说啊,虽然你上次给赌输了,年级里想着要追你的姑娘还是不少的。虽然我不是啊,我的女神可是沐橙!”陈果看起来是义愤填膺,真当有人要欺负她家闺女一样的,“不行我帮你找姑娘们把他一口气端了!”

 

“果果你别激动,整个年级都在这儿,小心被请出去。”唐柔急着安抚陈果,回头检查是否被人注意到了。干练的短发一甩,她看到杜明就在后面几排,好像用腿垫着卷子刷题的样子,不禁对他来了几分欣赏。而安静下来的陈果顺着唐柔的目光也锁定了杜明,“他干嘛老盯着自己裤裆啊!”

 

唐柔差点保持不住自己一贯的表情转而集中注意力抬头看着讲话的老师,“好了,人家刷卷子呢。而且我不觉得他有你说的那么坏。”“还是满努力的嘛,不过离追上柔柔还是有点距离。不过你爱跟别人比成绩的毛病是被他害的越来越严重,要不是开学他找你比试说不定现在还没那么厉害是不是。”

 

前几排的唐柔担心她的好友会不会被老师抓住说话,后几排的杜明正在吕博远和吴启的掩护下刷着卷子。

 

“早知道这招这么有用,当初副班是不是会多坑几个人了?”吴启担忧地看着最近着魔一样刷题的杜明。而刷着卷子的杜明一点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心里是怎么想的?第一次没有高过唐柔,他心里有些不甘,看着起初高过唐柔得分一门一门的被往下压。慢慢的杜明从想要扳回一城变成了更多的想要和唐柔靠拢的心思。

 

唯一美中不足的一点是杜明同学容易掉链子,江波涛总结。第三次考试的成绩,杜明仍是差了那么一点儿。但是一门超常发挥,直指年级第一。另一门倒是和平时的水平相去甚远。帮着誊表格的方明华对着杜明的表格看了又看,偏过头,“小江,这门我记得我俩和杜明一个考场的,这场是不是唐柔坐他前面?”

 

立即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江波涛看着方明华,自动的脑子里就浮现出杜明看着唐柔后背根本无心做题的样子,后者对他一笑“有些力量是很伟大的。”方明华又补了一句,“有机会我去找他谈谈。”其实方明华的谈谈既不是什么促膝长谈也不是什么用气势压倒式的劝解这年头支持异性恋的人还没有那么多,只是在杜明同学认真学习的间隙把他的卷子一抽。“这很不容易,但是考虑清楚了就上吧。”

 

如果轮回班的班长周泽楷和副班长江波涛在场的话,一定是非常的无语。

 

杜明心里自己清楚,留给他的路并不多,他喜欢那个做什么事都有韧劲的唐柔,不管是做题时做得有点狠的她还是平时待人接物礼貌的唐柔,他都喜欢。但他不知道唐柔喜欢什么,是不是也喜欢男人。

 

兴欣班的唐柔最近也是个刷题机器。“你还真跟隔壁班的杜明杠上啦?学霸之间的爱情,不对,友情,不,战斗力我还真的不懂。”“果果你小心一语成戳。”不知什么时候苏沐橙搭住陈果的肩。看着唐柔被围在中间和他的题,和他的根本没把他当竞争对手的竞争对手较劲。

作为偷偷喜欢柔妹子的杜明,除了和女神在成绩上并肩,他也很想能和唐柔说上几句话的。

 

这时候,学校帮了这个羞涩的小青年一把。其实学校在组织学生谈恋爱这方面起的大多是反效果,让什么都可能擦出点火花,不论性别。

 

杜明校会课上的很积极,全校一个年级一个年级地拉到阶梯教室听着舞台上断断续续的声音穿过一片片的睡虫慢慢传到后排。杜明全都听不到,他的眼神只会锁定在前两排的位置上,让他的同学们默默地想要给他打一个痴汉tag。杜明这种暗恋程度此时轮回班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不介意杜明喜欢的是男是女符不符合社会主流。

 

但真想把他直接往唐柔班门口一推。

 

“我校。。。。。。。推行素质教育已久。。。。。。。。现准备开辟如下课程。。。。。。。。。”麦克风的声音像是掺着什么一样把原本一点也不清楚的声音全部送到杜明耳朵里,老说些废话的冯校长今天像是开恩一样说的都是杜明想听的。

 

学校开展拓展性课程,不限班级组队。为此杜明高兴了整一天。高兴归高兴,杜明却迟迟没有向唐柔发出任何邀请。轮回班和兴欣班之隔一墙,现在在杜明眼里就跟隔着楚河汉界一样,说什么也不过去。好像跨过去一步地上就能裂一条缝。这时候就到了轮回班体现队友爱的时刻了。

 

“8号,和隔壁班5号组队。”轮回班第一学期第二次真心话大冒险第一轮,周泽楷拿到了出题的机会。

 

这是本学期杜明第二次到了名为隔壁班的班级门口,但是心境已大不如从前,如临大敌似得像是站在什么人生的十字路口前。堂堂的大男人杜明在找唐柔组队上课这件事上,更进一步,在有关唐柔的任何事上都成了不折不扣的柔柔跪。能为了你超水平发挥也会因为你超水平挥发。就是在这道门前杜明被涂着紫色指甲油的巫女下了粉红色的魔药,再被丘比特的小翅膀煽的发烦,正要回头去就被狠狠的射了一箭,但是心口确是不痛的。

 

“来找我们班5号是不是?”把杜明从神仙梦里拉回来的是苏沐橙,一瞬间杜明感觉好像她也对他喜欢唐柔知道的明明白白的。苏沐橙连等杜明开口的时间都没给他,半推半就地把还在题海里的唐柔像拔萝卜一样送到了杜明面前,古话怎么说的?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纵使杜明一千个害羞,让女神干等着就是一万个不好。

 

“唐柔,拓展课我想找你组队。”“好,我把目前的组员和我的联系方式抄给你。”“!!!”

 

杜明脚底升仙,差点用飘的回到轮回班坐定。“难不成你想你女神来个干脆式拒绝还是上演什么年度大戏不成?”吴启拍着杜明的肩膀试图让他回过劲。“现在我们只要想办法让杜明只在唐柔面前高水平发挥,尽量降低他失误的频率。”

 

“柔柔你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人家了呀?”“我们这组选英语,他英语也好,也努力,不是挺好?”“嘻嘻你喜欢就好,果果非要拉我去选其他的,以后只能道听途说一下你们的进展了。”

 

杜明的好日子从一周后正式开始,拓展课要求他们对美国小说根写一篇论文然后参加答辩。唐柔把好些重要的任务托给了杜明,现在杜明有了充分的理由隔三差五去唐柔那里,或者是在网上聊天。“这里用二元对立去解释是不是很牵强?”唐柔灵巧的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接着看着杜明把一条条论据铺给他看。杜明给他一种很执着的感觉,虽然一会儿非常靠谱又一会儿掉链子,但是和他聊天有说不出的高兴。“这次的拓展课我做的很开心。”杜明看着唐柔发过来的话险些跳起来。杜明啊杜明,你现在可不能翘尾巴,他暗自又给自己上上警钟。

 

苏沐橙最近越来越觉得柔柔和轮回班的杜明有可能还真成了,先打探打探口风。”柔柔,轮回的杜明你喜不喜欢?”苏沐橙看着和唐柔空空荡荡的聊天窗口,感觉唐柔要栽在杜明手里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不可能吧,杜明不是应该喜欢男生?你怎么突然要关心这个?”“柔柔啊,你不想想,杜明为什么非不找个男生天天聊天天跑到人家班级门口,老说跑到你这里。你怎么就反应不过来呢?”“我倒不排斥这个,但是这真不一定吧。”苏沐橙在内心偷偷比了个ok,杜明和柔柔,看来可以有。

 

所谓什么课题组什么拓展课,只有组长最忙活,偏偏只有唐柔那组,组长和杜明最乐呵。离最终结课还有个一周,唐柔一边忙着学业一边管着课题组,连带着杜明,两个人心情都很好。放学杜明走在路边,顿时觉得雾霾也没有了天气也不晚随即转换了。刚刚这么想好,头上就下来一杯水,不是下雨,却把杜明浇了个正着。“这不是轮回的那个杜明嘛。”听上去来者不善,“那个变态。”变态?杜明还没怎么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一拳火辣辣地疼。他又听到了什么男性的败类,异性恋之类的词汇。杜明一阵惊恐。唐柔?唐柔呢?他们有没有去找唐柔?想到唐柔杜明忽然有了力气,挣扎着没让他们打到又顺便打回去了一拳。

 

随后赶到的江波涛和方明华马上报了警并带着杜明离开,方明华甚至顺手解决了一个。“以前他们也打过我,那时候我女朋友就在旁边。”他从包里拿出急救小包。“他们既找不到什么男友也没有能力去找”方明华一边给杜明的脸上擦着药水一边考虑着要不要用什么词汇再去修饰他们。“不过,现在差不多可以表白了,来,我告诉你个好地方。”他招呼着杜明凑近点,给他报了个时间和地址。

 

两个人负责地把杜明送到家。急着上楼的杜明很快拨通了唐柔的电话。“喂?唐柔吗?你没事吧!”“我没事啊。”唐柔以为杜明是不是又要犯迷糊,但总感觉发生了什么很重要的事。”你也没事吧?”“没事,我没事。”杜明听到唐柔肯定的答复后赶紧把话题岔开,又谈起了课题组的事。

 

不过当晚唐柔那里的确出了点事,课题组写论文的人写作水平大有问题,很多语法都是错的。她一边关了和苏沐橙的对话框,一边敲开了另一个。苏沐橙这时又补了一句上来“他那叫恋爱傻三年。”杜明和唐柔看了一次凌晨三点S市的夜景,尽管由于雾霾什么都看不到。

 

答辩当天杜明又一次恢复了他的“粉丝”本色,看着台上的唐柔是这个好那个好的。吴启他们表示干脆给他签份转班书算了。

 

拓展课结束,杜明并没有失落的很厉害。期末考临近,他和唐柔的“没有赌注的比试”又要开始了。另外,轮回班里最大的一个首先办掉了自己的出柜礼。

 

期末考考完那天,杜明又蹭到了唐柔班门口,这回走出来的是唐柔本人。杜明还是改不了在唐柔面前紧张,“唐柔,周末中午到市中心的大广场等我行不行?”唐柔忽然觉得杜明不管提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要求自己都全盘接受。“好,那我还是不能问什么?”“别问了。。。。”“我准时到。”

 

看着杜明神采飞扬的会到座位上,方明华打心里祝福他成功。

 

 

初夏长袖被剪成短袖,像唐柔的一头短发。市中心里白花花的都是妹子的大腿。唐柔等在广场的一旁,她突然听到了远远有音乐传过来的声音,身边的游客也开始停下脚步她看见远处,一对对的男人和女人牵在一起,甚至有男人化妆成姑娘牵着另一个男人。花车上洒下花瓣。然后她看见了混在人堆里的杜明,脸上被涂上了油彩。她看到他对自己招手,欲言又止。然后又下定决心对着自己大声吼了几个字。

 

看来沐沐真的是说对了。如果他一会儿再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的话,就答应他好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