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木_岩融痴迷

安文逸 张新杰 岩融 敬人迷妹,欢迎GD

【往事之外试阅】安文逸粮食向 另一个小手冰凉

忙完想起来我居然忘记发试阅了!好不容易有东西发我简直激动地无言以对【什么鬼】写完一个月之后特此来lof除草!希望大家支持这个本子诶嘿~我果然还是比较激动我有问可发这件事情



发了全文的三分之一~后面发生了什么想要知道的话快去买本子!





“老板娘,我想正式战队向提出退役申请,时间是本赛季末。下半赛季我会和配合战队确定新的牧师人选。具体的情况我们可以过年之后坐下来谈。”

长长的选手通道阻隔了两个世界,走廊的一端是还未散尽的狂欢,第十三赛季的全明星刚刚在炫目的灯光下被宣告结束,对大多数人这意味着半个赛季的结束。主持人已经提前道了新年快乐。而在走廊的另一端,有些人的征程还远未结束。在走廊的当中,有些人却要为这个旅程做结束的准备。

陈果怔了一下,“啊,好。先过年先过年!过完年我们再仔细讨论。”陈果在过道里站了一会儿,直到电话响起。她以为自己能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并且以为自己已经在脑子里模拟过所有可能的场景了。但是当安文逸把她截在选手通道的时候,她还是没能做出最冷静的回应。

罗辑和安文逸,这两位迟早是要走的,陈果心里有数。但是当这位曾经被自己百般嫌弃的牧师真的选择退役完成学业的时候,自己心里,又突然放不下了。

趁着过完年,安文逸先与学校取得了联系,之后赶在最晚归队时间前回到了战队。

说得不风雅些,当安文逸的屁股再次沾上了熟悉的椅子,再一次刷卡登录,习惯性地看着账号卡的数据面板时,他突然回想起几年前那个惴惴不安,做着噩梦,数着转会窗关闭倒数日期的自己。

当安文逸和战队剩下的人说明自己的意愿之后并没有引起很大的波澜,大家像是心知肚明一样,这个大学生必定会在这个地方和他们走上不同的道路。

“反正你自己也保重,那个啥要是有空带包烟回来孝敬一下老夫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论如何,离别的消息永远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一屋子人就是想说再多的话,憋来憋去的,最后倒是让老魏给总结了。“带烟回来老板娘肯定会说我,但是回来看看的话,我大概会的。”

完了,这小子是不是要退役了,不太正常?魏琛目送和陈果一起谈协议的安文逸出了训练室的大门,只好摇摇头继续关注公会的事情。不过没过一个小时,陈果便和大家确认,那句话并不只是什么说说而已的客套话。

“小安给战队投资了,说是考虑了兴欣近几年的发展形势然后计算过的数字,如果投资的话能赚,而且他说,‘希望里面的百分之五十都可以用在小手冰凉的后续开发上面’,所以现在他也算是兴欣的股东了。账号卡万一有什么重大的变动他有一定的决定权。”就算兴欣早就不缺什么赞助和投资,但是拿到这笔投资,陈果总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靠,猥琐不猥琐?都要退役了还记挂着账号卡,当初亏得我给他打了两千!”魏琛噌的一拍大腿。“唉,关榕飞我刚刚告诉他了,他已经催着问什么时候能拿到投资款了,说是他早就给小手冰凉想好了装备更新的方案,就等着把材料搞齐呢,还差几样说不定要去买。”陈果不知怎么去安慰一脸我的两千块啊的魏琛,只好把该汇报的都汇报完。

另一个房间里的安文逸此时并不知道自己和2000块,和训练室的喧闹有什么联系。他是整个队伍第一个用上全银装备的人,在自己饱受诟病操作不过关的时候,战队交给了他一张最凶残的牧师账号卡,纵使再讨厌不理智,他不可能不承认他没有被感动,当时的他,愿意用决心和努力回报战队。

 

 

 

现在,以及未来,让小手冰凉成为一个更凶残的牧师吧。

 

 

 

剩下的日子依旧按部就班地过着,兴欣已经完备的训练营里已经有新的牧师们跃跃欲试。最终安文逸拖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兴欣新的牧师选手已经开始了磨合。同样也是一位善于把控时机的选手。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兴欣的人只能在朋友圈或者微博上偶尔看见安文逸的消息,比如他花了一年就毕业,因为已经工作过的关系免去了实习。开始工作了,虽然不知道是哪种职业。除了陈果定期会告诉他战队的近况或者分红,安文逸已经淡出曾经奋战过的职业圈。然而,回兴欣看看的事情,他还没有完成。

第十五赛季,临近夏天,陈果决定让安文逸兑现一下诺言。

“小安啊,最近怎么样?你们公司请年假方便吗?”安文逸接起电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开场,老板娘这种不直接的说话方式比起讨论分红之类非常简单开口的话题已经是很久也没有听到了。“我可以申请,有什么事情吗?”“那个,这个赛季打完之后,我们又要换一个新的牧师了,这个牧师的打法和你和之前的那一位有很大的差别,所以要在装备上进行大的改动。”陈果顿了顿,“所以要拜托你回来一次,连带上周末的话,可以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吧?”她一想到新的牧师就头疼不已,季后赛过了大半临时决定下个赛季就要转会,这是多不靠谱的决定啊。陈果已经想到电竞之家会用些恶毒的标题来报道这一新闻。她一对比安文逸,就开始在内心谴责起这位仁兄。之后再想想新的牧师候选人,又开始担忧,巴不得磨合一周就能完成。转眼再看看QQ,安文逸已经发来消息,下周五一下班他就会坐动车来杭州,12点到杭州。连上两个周末,他可以在兴欣呆上近九天的时间。陈果自然开始张罗起接待问题,开始问起安文逸的食宿。

下了班的安文逸终于熬过了必须认真工作而不能思考小手冰凉必须要大改这一事实的时段,新的牧师?改?怎么改?改多少?问题就像新炸的烟花一样在脑内扩散。

曾经的安文逸很喜欢改变,在他拿到新的装备的时候,在他的操作水平上升的时候,在他从被黑得找不着边到获得肯定的时候。虽然他知道总有一天他所熟悉的小手冰凉会在另一个人的手上变成另外一个出色的牧师,但是在内心还是默默的有些不爽。

突然明白了当魏琛放弃索克萨尔拿起迎风布阵的心情,或是方锐转职的心情。一种比经历宣布退役,返校毕业,还是工作这种在自己看来顺理成章的人生重大转折还要厉害的感觉突然弥漫开来。好吧,改变的确很可怕,但毕竟理智在先,他没有任何决定去阻扰这项计划的意思。

而他却止不住地回忆在兴欣的日子,回忆曾经每天都会瞟过的账号卡面板,从被拉入伙到第一个冠军。安文逸自认为安排得很好,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梦想,或是妄想。然而他不仅做到了,还在青春的尾巴里面把一切又拉回了正轨。时机把控得极其精准,这是他所擅长的东西。结果到头来又要硬着头皮再去面对这场看似疯狂又理智的过去带来的衍生品。好比大吃特吃玩就要负责熬过胃病。

这真是突发的矫情,安文逸决定停止这些思考,作为一个上班族,大步流星地走向便利店,解决一顿标准的工作党晚餐。

整整一个礼拜安文逸都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中,同事原以为他会加班一周来补偿公司,结果安文逸还是一下班就准点踏出公司。

年假可是法定节假日。

安文逸的动车定在周五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到达杭州已经是12点过后,陈果还是给他安排住在上林苑,但是汇合仍旧是定在了网吧。晚上十点刚过陈果打着眼架就要回楼上稍微眯一下,算了算时间准备到一点再起,撺掇这时候唯一还在工作的网游公会部门替她等小安的消息。

拖着行李箱的安文逸站在网吧门口的时候,网吧里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依旧清晰可闻,站在总台的网吧小妹眼尖地第一个发现了安文逸,凑过来打招呼,又深怕有安文逸的粉也看见了围上来,先叫他去训练室把行李放在楼下。

二楼的装修并没有很大的改变,训练室依旧是黑漆漆的,只有一台电脑还开着,一个女性牧师显示在荣耀的登录界面上。安文逸都不用去猜这是哪个角色。

13件银装,技能点4925,智力1810。安文逸熟练地打开了小手冰凉的面板,他几乎已经失去了最初从同学手上拿到小手冰凉时的记忆。但这几个数据,他全记得。

训练室的门吱呀一下就被推开了,安文逸都不用仔细地想是谁,烟味就先飘过来了。

“哎呦,这不是小安嘛,老板娘还叫我去下面等。怎么啦,回来看你的两千块了?”老魏叼着烟,不改当年的猥琐劲。烟雾遮盖了他的半张脸,但是从他的眼睛里安文逸没有错过魏琛偏过头去转瞬即逝的一丝亮光,大概是反光的关系吧。

安文逸又看了一眼小手冰凉,笑着反击,“2000块?现在应该是200万了吧。”

的确,打小手冰凉刷了技能点,装备上第一条银装的时候,她就再也不只是2000块钱的押金的价值了,随着安文逸后几个赛季的打拼,小手冰凉也成为了被手办化的账号卡之一。

“呵,你就别臭美了,论身价你还能比得过老夫?老板娘这节骨眼上撑不住跑去睡了,你要不来公会转转?”

长途奔波的安文逸谢绝了魏琛的邀请,要了上林苑的备用钥匙和房间号。听说因为人员众多,上林苑里兴欣已经有不止一个住处了。

“新来的牧师怎么样?”安文逸还是忍不住问魏琛。“不告诉你,你自己急着吧,打boss去咯!”

安文逸没有立即去上林苑,而是继续在训练室又多看了一会儿小手冰凉。

第二天,安文逸收到了来自陈果的各种对不起,而安文逸只是用一句火车到的是很晚作答,让陈果又有些不是很喜欢,起身去训练营找人。

训练室里熟悉的面孔比以前少多了,但并不是一张也没有。“我说,新来的牧师可是你的粉,你可别第一天就破坏人家对你的美好形象。”说话的是方锐,听说安文逸要回来,他“特地”早起来见这位前队友。“不过你也不要被这位小朋友的打法吓着了。人家还是很有潜力的,前辈认证,准没错。”我的粉?安文逸疑惑了一下,训练室的门再次被打开。




评论(5)

热度(11)